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组员生贺/索博无差】Tea


Tea

作者: yeak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30893

分级:G

CP:索博无差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司吕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相柳


 @不是HClO 生快!

 

【正文】

 

在他旅途中经历的所有可怕事件中,这件事也许不算是最糟糕的,但也差不多了。

他也许曾经在丛林中挨饿,但他至少不用吸口气就咳嗽。而且,当他坐下来试图思考时,那里也不会有矮人在隔壁闹腾,然后扰乱他所有的思绪。

他从来不喜欢生病,无用的感觉比不适更让他讨厌,但是更让人烦躁的是生病时不在家中。

因为在家里他至少有个个符合霍比特人型号的床可以躺,也不用在烧水的时候担心粗鲁的同伴会打翻水壶烧掉房子。

但是在这里,从这一秒活到下一秒就是他能做的全部事情了。

幸运的是,不是所有矮人都在这个家里。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现在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穿着借来的衣服,还唱着新歌,去参加另外的宴会了。

他们一定,毫无疑问的,正诉说着关于荣耀的旧日的传说,承诺要再次迎来如此辉煌,并且一点也不记得比尔博了。

而格罗因,欧因和巴林留在这里照看房子和他们病倒的飞贼,而且他们看起来意图自己举办一个聚会。

就算是巴林温柔的声音,变成穿插在谈话中的笑声时也隆隆作响。而他们长湖镇上的小屋里正在饱受虐待的墙完全不能阻隔那种噪音。

既然他们没有什么适合霍比特人用的东西,那比尔博想要的只有睡眠,但他们甚至不能让他安静地入睡。

有时他会想,他在所有令人讨厌的生物中为何偏偏为了这些矮人们离开了家。

当比尔博听到前门被撞开,门口传来不同的嗓音时,他刚刚放弃用枕头捂住他的耳朵。

接下来他能听到有不断的跺脚声,轻微的脚步声和哗啦哗啦的声响,特别是对食物的夸奖——这使得比尔博可怜的胃翻搅了一下。

他因为这个尝试着蜷缩成一团,在厚重的被子下用自己的膝盖挤压自己的胃。但是当他翻身过身,脸压到枕头的时候,就完全无法呼吸了。所以他只能再次翻滚到平躺的姿势,放下他的腿。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肮脏的!令人不快的任务!

他真希望他们会把自己累垮。

 

比尔博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房门摇晃着打开了,这间小小的屋子立刻暴露在了大厅的光线中。

他因光线眨了眨眼,大声抱怨着,希望能赶走入侵者,但接着,突发的严重的咳嗽就代替了他声音。

门再次关闭了,这只减少了外面一小部分的噪音,然后索林低沉的声音传来,‘’可怜的家伙。‘’

比尔博之前并不认为索林懂得怜悯。

如今这种观点被颠覆让他十分惊讶。

 

他在索林坐到床上前一直在咳嗽,之后又开始接连不断的打喷嚏。

比尔博不像他的矮人同伴,至少他会在打喷嚏的时候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肘间。

他夸张又快速地抽动着自己的鼻子,转过去用红肿的眼睛注视着索林。

索林给了他一个难过的眼神,而比尔博暗自希望在这个镇子上难以预料,反复无常的人中,刚进来的不是这个索林·橡木盾。

感觉如此糟糕已经足够讨厌了,但更糟的是他在这么英俊的人面前看起来如此糟糕。

他们在旅途中都沾上了泥土,被大雨淋的透湿,伤痕累累,头发全部不体面的纠缠在一起但是现在索林已经穿上了新的礼服,并且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他看起来已经非常像他本应该是的国王了。

而比尔博用鼻涕毁了他的衣服。

更糟糕的是,索林把一个木制托盘放在比尔博的膝头,指着它说到,‘’既然你不能来,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这是烤饼,因为我知道你喜欢这些,尽管我没能带来什么果酱……不过你知道的,带着果酱穿过结冰的大街太困难了。还有一些蜂蜜酒,你的胃里不能只有糖分!‘’

比尔博眨了眨眼。尽管这些食物的组合是荒谬的,它们也已经比欧因之前给他的带着血腥的、巨大的、厚片的、无法辨认的肉要让人有食欲的多。

他看着这些烤饼,他喜欢的那种更大一些的,不过这些顶部烤出的桔色很棒。他又把视线移回索林身上。

准确的说,他不清楚索林为什么知道他的喜好。

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想过索林脑中的定位中他不仅仅是个偷盗工具。

这种惊喜胜过了见到想吃的食物。

比尔博吸了一口气,希望他能够在这种令人不快的冰冷中说出正确的词汇,但是当他张口时声音仍然含混不清:“靴靴你。”

索林稍稍点了下头。他的表情变得比刚刚严肃了,一种他的典型的表情。他的这种严肃总是让比尔博想要马上立正。

他尝试着坐直了一些。

而索林用低沉的嗓音阻止了他:“不用了,感谢你,巴金斯老爷。我和我的同僚们现在已经取得了所有我们应得的声望,但是如果没有你,我们将永不会走到这里。我想要你知道,我从未忘记你。”

前行的道路依然漫长,但是那种柔情深深地融汇进比尔博的身体里,加上他看到索林的眼神,这些使得他几近颤抖起来。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正慢慢的变热,脸上的红晕冲到了皮肤表面,接着漫延上他的鼻子,最后漫过他的耳根。

索林吃了一惊,看过来的目光开始带了些担忧,他大声说:“天啊,你又开始发烧了!”

接着在比尔博可以解释之前,他仅仅是在感动,而索林的感激对他而言真的意味着整个世界,索林坚决地表示:“你最好休息一下。吃完这些然后休息一下,我会尽我所能让他们安静的。尽快好起来,巴金斯老爷。”他有力的手拍了拍比尔博的肩膀,拍得比尔博昏沉沉地晃来晃去。然后他靠过去把嘴唇贴在比尔博过热的前额上。

索林宽阔的胸膛困住了他,他的卷发轻轻的抚过他的脸颊,柔软的嘴唇擦过他的脸颊,他的脸变的更烫了。

 

在那个时刻,比尔博几乎完全的忘记了呼吸。

但是随后索林离开了,走出门,大喊着让其他人保持安静,比尔博拿起盘子中的一块烤饼,沮丧地咬了一小口。

霍比特绅士不会认为只把蜂蜜酒和烤饼作为晚餐是合适的,但是既然他已经完全远离了夏尔,他认为矮人们也没有那么坏。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欢迎各位扫文的菇凉投喂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查看全文

【授权翻译】【霍比特/密林】(愚人节文)Perceive 作者: yeaka

 比尔博教你如何辨别精灵父子的真实关系――戴上你的魔戒,跟上精灵王子,新世界的大门将在你面前开启!!!
欢迎收看本期特典:人前人后的密林父子~~~~ 

授权图:



嗷嗷嗷翻译先锋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       盗火者

    ┗|`O′|┛ 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63393/chapters/10390455?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56455906


Perceive 情愫

作者:yeaka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CP:Legolas Greenleaf/Thranduil

关系:M/M

涉及人物:Bilbo Baggins Thorin Oakenshield Thranduil Legolas Greenleaf

其它标签:FicletParent/Child Ince

 

章节:1/1

原文字数:1277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栀子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螃蟹

翻译时间:2016.03.28-2016.04.01

 

摘要:比尔博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的关系与索林所认为的不大相同。

Notes:

在大众眼中,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的关系是拘谨而有分寸的,但每到白昼结束,四下无人的时刻,他们则会向彼此显露深情。瑟兰迪尔私下里很宠爱他的儿子,而莱戈拉斯则乐于取悦他的父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超出了亲情。有些东西他们在人前隐藏的非常好,却又在人后沉溺其间。我很乐于看到也许索林和他的追随者们看到了他们其中的一面(合理的父与子,国王与王子关系的一面),而比尔博,当他戴着他的魔戒在走廊里悄然穿行时,偶然撞见了他们的另一面。最终他以一种完全不同于索林和他的同伴们的方式来看待精灵王和王子的关系。

Disclaimer: I don’t own The Hobbit or any of its contents, and I’m not making any money off this.

声明:我不拥有霍比特人的任何人物,也承诺不以此牟利。 

【正文】

****////*****

陶瑞尔不在的时候,莱戈拉斯偶尔会来密林宫殿的石牢,似乎是帮她巡视监察区域。矮人们仍被关在他们的牢房里,毕竟比尔博还未找到将他们营救出来的方法。当莱戈拉斯走近时,比尔博靠坐在索林牢房的栅栏旁飞快地套上戒指,听着索林愤怒的咆哮渐渐变为痛苦的低语。索林的牢房在最后一间,而莱戈拉斯驻足于此,抿紧了嘴唇,视线接触到咆哮的孤山之王,眼神一瞬间变得冰冷——看上去精灵们对这位国王可没什么敬意。私下里,比尔博能够理解。这位威严英武的索林阁下也没回以精灵们任何尊敬。方才他还对比尔博讲述了瑟兰迪尔的卑劣品行,在矮人们看来,一切事迹从他那蜘蛛横行的领土再到对自己儿子吝惜言笑,都说明了这些。比尔博认识的这些有血缘关系的矮人们彼此都感情深厚,相亲相爱,他们看上去都为能讽刺并与这些讲精灵语的生物划清界限而感到十分自豪——毕竟当这两个种族与对方交谈,态度都只比鄙夷高了那么一点而已。

 然而,比尔博对此却并不是那么确定。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利用隐形戒指藏于精灵之间,度过了大量时间,无意中发现了一些他并未打算刻意去关注的事。他发现,精灵王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王子确实表现得十分拘谨而生疏枯燥,但有那么几次,比尔博看到了一丝不明的情愫在他们之间闪动,他觉得很可能还藏匿了更多。

 他现在正悄悄地跟着莱戈拉斯。鉴于莱戈拉斯可以畅通无阻地前往精灵王国的任何地方,所以跟着他是最可能发现一些隐秘的出口的。虽然比尔博很喜欢和索林坐在一起——无论他们交流的主题是什么——但他知道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想办法让他们逃出去。跟着莱戈拉斯看上去是个好时机,尽管今天他只是一路来到了酒窖。

 比尔博差点没能在莱戈拉斯关上门之前溜进酒窖里,里面被昏暗的烛光笼罩,尚能模糊地听到河水从底下呼啸而过的声音。出乎比尔博的意料,往日里拥挤的房间现在除了国王外空无一人。他正从一个封装好的酒桶旁直起身来,手里松松拿着一个玻璃杯。他稍稍举起酒杯抵在唇边,注视着莱戈拉斯,后者的目光则扫过了成堆的酒桶和橡木板,他告诉精灵王子,“这儿只有我们俩。”

 莱戈拉斯点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向前几步靠近了他的父亲,留下比尔博一个人在门口。这个酒窖对于精灵来说有些低矮,四下散落着木条和石材,显得温暖而闲适随意。莱戈拉斯在他们的脚尖已然相触时才停下脚步,随后轻轻地把酒杯从瑟兰迪尔手中抽走,低声抱怨道,“Ada,你不该喝那么多酒。”

 莱戈拉斯似乎打算将玻璃杯放置在一旁的桌面上,但是瑟兰迪尔立即握住了他的手腕,让它停留在他们之间。带着优雅而狡黠的笑容,瑟兰迪尔愉悦地说道:“我仍记得你有多么享受我玩世不恭的一面,我的小叶子。”

 这亲昵的称呼吸引了比尔博的注意力。他一如既往地为窥探了他人的隐私而感到愧疚,但他克制不住地悄声靠近了他们,心中好奇不已:他的小叶子?这看上去可和索林对他们关系的描述不大相符啊。

 “当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也许是。”片刻后,莱戈拉斯承认了。他默许了瑟兰迪尔拿回他的玻璃杯,虽然对方并未再啜饮一口。然后莱戈拉斯慎重地说,“但现在任何一只精灵都可能会走进来。”

 “然后门被打开,我们会分开,就像我们一直以来那样。”瑟兰迪尔漫不经心地反驳。这让比尔博好奇地歪了歪头,心中疑惑——他曾经见过他们这样,有那么几次:他只看到了快速的转身,和匆忙的后退。莱戈拉斯深深的凝视并没有减褪,瑟兰迪尔叹了口气,把玻璃酒杯放在了莱戈拉斯之前想放的地方。然后他抬起那只原本拿着杯子的手抚上了莱戈拉斯的脸颊,莱戈拉斯大方地用脸颊贴近他的手掌,自己的手指则探向了父亲手掌的位置,握住了它。这触碰不只是慈爱:这是亲密的,温柔的,而且私人的。瑟兰迪尔喃喃低语着,“如果你不想,我会停下。”但莱戈拉斯的微笑鼓舞了他,瑟兰迪尔满怀憧憬补充道,“此外,希望我今晚赠予你礼物时仍保有自己的理智。”

 “我的礼物?”莱戈拉斯重复道,他的眼里闪动着比尔博无法确定的情愫。比尔博不如莱戈拉斯明白的那样多。如果瑟兰迪尔会给予他的儿子礼物,他怎能表现得像别人眼中的那样冷酷?莱戈拉斯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他们彼此间总是这样亲密而体贴。

 但瑟兰迪尔仅仅回答他,“这是个惊喜。”

 “我会在你的卧室里得到它吗?”莱戈拉斯愉悦地问道,不知为何悄悄地靠近了些,尽管他们现在就已经是上身相触了——如果他们还想保持自己原本在众人眼里的印象,他们真的该分开了。比尔博不明白。就算是矮人们也不会站得这么近的,他确定这是一对父子,然而莱戈拉斯的声音里尽数是暧昧,瑟兰迪尔的眼神里则更甚。

 瑟兰迪尔轻笑,“是的,但不是那个。”比尔博不知道他是不是该为此松口气。可瑟兰迪尔会想到那儿去真是太诡异了——如果他所暗示的和比尔博所想到的“那个”一样的话。

 莱戈拉斯叹息着,“你要把我宠坏了,Ada。”

 “这是你应得的,”瑟兰迪尔温柔地说,“你让你的父亲非常快活。”

 莱戈拉斯的笑意加深了,清晰的爱意从他身上流露出来。这种爱,比尔博自己也曾真切的感受过,知道那难以抑制。而现在,明显能看出他们曾一直想要隐藏这份爱意。虽然,比尔博不确定为什么他们要隐藏它。但随后莱戈拉斯踮起了脚尖,比尔博便明白了一切。

 莱戈拉斯将自己的唇压上了瑟兰迪尔的,瑟兰迪尔的手滑进莱戈拉斯的发间,拥住了他。一开始只是单纯的轻吻――但绝不是亲人之间的举动,然后瑟兰迪尔加深了它。他的胳膊环过莱戈拉斯腰间,倾斜了头,靠得更近。他们张开嘴唇,紧贴在一起,比尔博甚至可以看到他们热切的舌头在其间缠绕、吮吸。如此充满情欲的亲吻让比尔博捂上了眼睛,尽管他不忠的身体并不想让他这么做。每次他从他的指缝间偷偷向外看,都会看到他们仍在热烈地亲吻着对方,直到他终于听到莱戈拉斯愉快而深情的低喃,“你尝上去就像葡萄酒。”

 令比尔博十分惊恐的是,瑟兰迪尔暧昧的低声问道,“你想尝尝我的其他部分吗?”

 “现在已经很晚了,”莱戈拉斯笑了,听上去一点没被这个建议惹恼,“我们该去就寝了——不只是因为我想要得到我的礼物。”

 瑟兰迪尔露齿一笑表示默许,然后倾身向前,鼻尖蹭了蹭莱戈拉斯的。这简直比比尔博所能想象的瑟兰迪尔要甜蜜太多了!莱戈拉斯的手指在瑟兰迪尔的指尖滑动,他们的手交握着垂在身侧,随后终于迟迟想起了那杯葡萄酒。

 “也许我们应该在离开前把那只剩半桶的酒都倒光扔进河里,来掩饰我未经许可的罪行。”瑟兰迪尔慵懒地建议,显然是在开玩笑——鉴于他是国王而完全没什么需要掩饰的。莱戈拉斯微笑着在他父亲的鼻尖留下一吻,但没有回答。他只是牵着瑟兰迪尔向门口走去,瑟兰迪尔跟随着他。

 比尔博在他们一步之遥看着他们擦身而过,注意到他们在离开酒窖前分开了他们交握的双手。比尔博已经看到了太多他本不该知道的了:因而他不会再跟着他们。

 一开始,他考虑自己该回去找到索林,一定要告诉他,他们都错了。但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有权提条件来帮助矮人们了,但也许他最好应该先独自呆一会儿。鉴于精灵们惯常呈现给他的那些画面,他感到非常困惑,但这真的完全出乎意料,而且要利用它,对于一个温和谦让的霍比特人来说也太过了。

离开之前,比尔博驻足回望着那扇门——瑟兰迪尔曾靠在那说起要把空桶扔进河里的恶作剧。比尔博坐在那里,思考着。总的来说,这个无意的玩笑话完全值得开动脑筋,而当他终于再次从地上一跃而起时,一切都变得明了了。

=======

Fin

注*:随后比尔博帮助索林一行人从牢房里逃脱,通过被扔进地下河道的酒桶逃出了密林宫殿。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贴吧:http://tieba.baidu.com/f?kw=嗷嗷嗷翻译&fr=home&fp=0&ie=utf-8 

新浪微博网页版:http://weibo.com/aofanyi 

新浪微博手机版:http://weibo.cn/aofanyi

长期招收宣传、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翻译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查看全文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