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授翻】【DW-11/10】五次11亲了10(清水慢热小甜饼)


5 Times Eleven Kissed Ten

五次11亲了10

作者:persephoneggs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78288

CP:Eleventh Doctor/Tenth Doctor

分级:PG-13

简介:……还有一次10主动试图亲吻。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相柳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


正文


Ⅰ.


10认为,自己被抓是因为疏忽。毕竟,让你的大脑一直保持明智相当困难——即使是时间领主的大脑——尤其是当A)你未来的自己突然,字面意思地,闯进了你的(他的?)飞船,B)同时又有一次威胁人类的外星人入侵,C)你未来的自己明显是那种不管你跟他说多少次,都收不住笑容的花花公子。


总而言之,10确信自己这么…拙劣的举止是可以谅解的。


不管怎样,10发现自己正和未来的自己一起面对外星人的威胁,那个戴领结,穿粗花呢,发型滑稽,下巴跟发型一样滑稽的的家伙。但说实话,不是他吹牛或什么,两个博士对抗庞大的桑塔人太空舰队,完全可以说桑塔人没有一点胜算。他们打败了克隆战士们(11几乎是深情地称呼他们为“土豆人”),和平时一样感到愉快,轻松,还有在血管中涌动的肾上腺素。只不过这次,只有他们,两个人,在10的塔迪斯里,庆祝他们的胜利。


现在,10不知道11喜欢怎样表达他的感激,或者喜悦,或者其他什么…那,绝对是10最不希望发生的——这个长着年轻脸庞的老家伙扶住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公平地说,那很干净利落。你甚至可以说那是纯洁的。最多几秒。而且绝对不含任何浪漫色彩(他这么认为)。但是,等11笑得像个傻瓜一样退开时,10能做到的回应只剩下目瞪口呆。


以及目瞪口呆。


以及继续目瞪口呆,直到11的笑容逐渐消失,突然他看上去有些抱歉。


“哦,呃…对不起,”他尴尬地说。“有点太兴奋了。”


10的大脑命令他说点什么,什么都行,好在像傻子似地瞪着他未来的自己发呆之后挽回点面子,但最终也只憋出一句“没关系。”


接着11转身回到控制台,摆弄起各种各样的操作杆和按钮,直到10的耳朵捕捉到了引擎的声音,11正转头看着他,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和以往一样灿烂。


“再见,博士,”他说,然后很快消失在了稀薄的空气里。


10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手指停留的时间比应有的长了一些。




偏偏在一家小商店里,10偶然遇到了他。


他当然会惊讶于看到商店外的第二个塔迪斯,以及那个人,带着领结,和之前一样的打扮,举着两个完全相同的玻璃球对着光线,好像要找出它们的缺陷似的。但很显然,11没能注意到他的年轻版本正站在他身后,这就得由10来决定是否要大声清清嗓子,打断11的神游了。


当11真正看到10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像10一样困惑和惊讶。当然,他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一点,嘴巴张成了一个小小的“o”,但那很快变回了他标志性的傻笑。


“哦!在这见到你真是个可爱的惊喜,”他说道,冷淡得像是在和同事打招呼。他将一个玻璃球直直塞到10的脸前,“你觉得呢?这里面的雪花比另一个里面的旋转得快,”他举起另一个,“但是这个小城堡的门上没有恶心的斑驳油漆…”


“认真的?”10脱口而出,愤怒又失落。11朝他眨了眨眼睛。


“好吧,没有一份完美的礼物,我不可能就这么直接走到甘萨五的女王面前去。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


“你在这干什么?”


“…我刚说了,甘萨五的女王,礼物…?”


10已经无法说话了,只能夸张地用手比划。先指着他自己,然后是11,最后是商店外两个一模一样的警亭。11只是抬了抬眉毛,将两个玻璃球放回了原来的架子上。


“好吧…显然某些人有情绪了。我正想问你要不要一起来,但是…”他耸了耸肩。他转向另一个架子,将一个紫色的塑料卡祖笛从展柜中拔出来,拿着钱晃悠着走向了柜台。10看着他向店主付完账后又走了回来。那个卡祖笛现在被装在一个小纸袋里了。


“我会替你向阿尔特泽伊塔问好的,”他说道,倾身以最纯洁的姿态亲了下10的脸颊。10愤怒地脸红了,但11几乎是闲逛出了商店。他走进了他的塔迪斯,最后,只有一个蓝盒子在商店外面了。他未来的自己是个疯子,10这么断定。他最后还是疯了。


不过,10最后独身一人离开商店时,他手里有一个新买的雪花球;那是雪花旋转得更厉害的那个。




这次,11先看到了他。


他们都来到了一个几乎完全被海滩覆盖的星球,并巧合地(或者不是,10已经开始对这几次会面感到怀疑了)将他们的塔迪斯停在了同一片沙滩上。10正操心着自己的事,慵懒地躺在他从他的时间机器深处某个犄角旮旯翻出的折叠椅上,一个影子突然笼罩住了他。他从墨镜上方撇见依然傻笑着的11时,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个星球的光线真的让你的雀斑更显眼了,你知道吗。”


“你在这干什么?”他立刻回应道,把惊讶的表情转变成了恼怒。


“同伴,”年长的时间领主答道,拇指越过肩膀指了指后面。


10顺着拇指所指的方向看去,确实,远处有两个人在荒芜沙滩中的一片水域里嬉闹。他能大致看到那是个红头发的女人和一个削瘦的男人。


“那为什么来片海滩?”他问道,强迫自己看向别处。和未来一样令人着迷…他不小心撞见11两次已经够糟糕的了。这次他要保持警惕。


“我记得我对这里…十分喜爱,”11笑了。他自发地跳到10身边的沙子上坐下,尽管没有椅子的他坐在地上要比年轻的自己低了不少。10差点就被逗乐了,要是他在11身边没有那么谨慎的话。


“你不担心你的同伴们会看到我吗?”


“才不呢。他们习惯我和当地人搭讪了,而且鉴于我们刚到这个星球,他们还不知道当地人其实是大型鱿鱼人。再说无论如何,Amy很快就会觉得无聊,然后坚持要去几英里外的那个景点了。在埃尔索上就是这样的。但是那次不是什么景点,而是…”


11说话的时候,注视着沙滩后的水面,10则发现自己在研究他未来的脸。他之前没有时间这样做,真的。而且…可以说他之前也不是不高兴。尽管领结和粗花呢很滑稽,但是10想不出来有什么更适合11了。还有那头发…好吧,反正不是10顶着它。它也挺适合11的。但是真正吸引他注意的,是年长的他的眼睛。阳光的反射让它们几乎是在闪闪发光,就像是古代宝藏里无价的玉石。而且他看得出来,那双眼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冒险和恐惧,愧疚和怜悯,过去和未来。10是那样陶醉于那双眼睛,以至于他都没注意到11的嘴还在动,直到他胃部被捅了一肘子。


“噢!怎么了?”


11笑了,“我在问你你的同伴在哪。我不记得我们有没有带人来过这里了。”


然后,10泄气了。“不,我…我们是自己来的。Martha,她…她刚刚离开。”


之前提到过的11眼睛里的怜悯更盛了,一只光滑苍白的手伸过来握住了10的手。他没有躲开。


“她还保持着联系。像她保证过的一样。”


10点了点头,悄悄感激于他未来的自己告诉了他这些本不该说的话。沙滩另一边传来叫喊声,让两个博士都看向了11的同伴们。那个女人——Amy,10猜想——双手叉腰,一副威胁的姿态。


“哦,”11迅速站起来。“那是'我快没耐心了,褴褛博士'的站姿。我最好过去了。”


“哦…”10自己都不太相信,他听起来有些…失落?不过他很快平复了,还朝11咧开嘴笑了笑。“我觉得你应该不能告诉我下一个同伴的名字?”


11在嘴上竖了根手指。“剧透。再见了,博士。”他笑着转过上身冲他的同伴们挥了挥手。等他确定他们没在看着了的时候,他重新转向10,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10眼都没眨。他看着未来的自己走开时,甚至还微笑着。


在那之后,他去那个海滩星球的次数大大地增加了。




他们再见是在一个聚会上。这次,10带了他自己的同伴。那个热情似火却脾气暴躁的Donna Noble陪着他,两人恰好遇上了一场豪华的(或者“高档”,按照Donna的说法)宴会,正在庆祝曼萨科尔达年轻王子的生日。


只能忍受一个无聊的时间领主大概八分钟的Donna,早就不知道晃荡到哪里去了,把10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丢在了墙边。幸运的是,就在他考虑要去勾搭那个来自切斯维克的临时工时,他未来的自己出现了(Donna一定会为此感谢他的——王子正在大厅中央和她搭讪,万分感谢)。


直到11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注意到那个长得年轻的时间领主就在他身边。11在傻笑,当然啦。只不过,不同于平常那套花呢衣服,10注意到,11这次穿的衣服正式了不少:一身白色西装,配一条丝绸围巾,以及当然啦,一个白色的领结。在此之外,还有一个高顶礼帽!10突然觉得他这一身标准的黑色领结加匡威板鞋有些过分简朴了。


“博士,”他打了个招呼,一部分是为了掩饰他的尴尬。“我们真的要一晚上偶遇同一场宴会两次吗?”


“你也许是恰好遇到的,不过我可是受邀而来的,”11反驳着,用肩膀撞了撞他以前的自己。“公主亲自邀请的。”


“真的?”10偏了偏头。“为什么?”


“剧透哟,”11大笑。“不管怎样,她从来都不知道我早就已经来过这场宴会了。不过,越多我就越热闹,不是吗?”11低头扫了一眼10的衣服,赞许地点了点头。“顺便说,我喜欢你的领结。”


10翻了个白眼。“哦,就知道你会喜欢。我看起来像是个侍应生。”


“一个很帅的侍应生,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些。”


10看着11,抱起手臂,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一直在发生?”


“嗯?”


“这个,”他解释道,对着他们两个比划。“这个不是…违反规则的吗?宇宙不是应该…我也不知道,爆炸吗?”


“我很高兴这目前还没有发生,”年长的时间领主评论道。“不过我很久之前就不再质疑了。”


“为什么?”


“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对这一切都感到很担忧,我查了很多文献,尝试尽最大可能地避开你——”11皱着眉头,10没憋住打了个鼻响。“——我还尝试过想办法来修正这些。但是接着,你…”10觉得某种看起来像是喜爱的东西让11的眼神有些涣散。


“我…?”


11迅速摇了摇头。“抱歉,伙计;剧透。等你到了那一步,你就会明白了。”


10板起脸。“你真是喜欢那个单词。”


11咧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从某人非常相似的困境上吸取了经验。时间旅行;让恋爱变得那么困难。”


“就是这个吗?”10问道,眼神莫测。“我们…?”


他们盯着对方,谁都不想把这句话说完,也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接着,11抓着10的领子,将他拉了过来,他们的双唇撞到一起,来了一个简短却激烈的吻。10习惯性地僵住了,在11撤开时他斥责着毫无反应的自己。


“这回答了你的问题吗,博士…?”11喘着气,依旧离自己曾经的脸只有几英寸。10慢慢点了点头。


11的目光扫过他,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Donna Noble小姐过来了。我该走了。”


他开始走开了。10差点出声叫住他,不过Donna来得很快,随着她开始不停地说话,11的身影早已被聚会上的人群模糊。




10再次见到11时,他又换了身新衣服。没有了那件棕色花呢夹克,那副“教授”的样子不见了。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维多利亚时期的绅士,穿着一件紫色大衣配灰色马甲。一根金制表链悬挂在马甲纽扣上,以及不出10所料,一个带花纹的领结补全了这副装扮。


他们在一个杳无人烟的星球,尽管他们都知道不久以后这里就会不一样了;会有居民入住,然后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他们现在所站的地方会变成一个商场。但是,现在,这还是一片长满翡翠色小草的平静草地。


“衣服不错,”10夸奖道,走过去坐到了年长的时间领主身边。


11微笑起来。“你该去塔迪斯里好好看看的。”


“我很乐意。”


“你才没有呢。”


10笑着,仰面躺在了草地上。“让我猜猜…?”


11的回应和他想的一模一样:“剧透。”当他转头去看11时,他看到年长的博士正对着他傻笑。


“好吧,好吧。”他妥协道。“不过…你为什么会来格维肯特奥特莱斯商场的未来地址?”


“就是想安静会儿,平静一下,”11说。“你呢?”


“一样。你应该知道我来了这里的。”


“这不是我们的错。这个宇宙没有在我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爆炸。现在我们要继续挑战它的底线。”


11向下看去,看见10仰面躺着,草被压弯在他的细条纹西装下。


10心不在焉地笑着。“如果我要你告诉我,我们’挑战’所谓的底线到了什么程度,算是剧透吗?”


年长的时间领主思索着顿住了。“不,我觉得不算。不过我更乐意展示给你看。”


还没等10问他这是什么意思,11双唇就已经落到了他的嘴唇上,一只苍白的手捧住了他的脸颊。不过这一次,10欣然回应,他一只手环过11的后颈将他拉近。接着,凭一个快速流畅的动作,10翻转了他们的位置。随着他喘息着中断了那个吻,11的后背撞上了草地。


浅绿色的眼睛看着上方那双年轻的棕色眼睛。“那我就当你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10咧嘴笑着,他的手不怀好意地爬向了11的领结。


“哦,是的。”


“那么,博士…”11的双腿缠上了年轻版自己的腰,双手伸向他的领带。“Allons-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发生了。这终于还是发生了。


10站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塔迪斯里,觉得有些眩晕,而11正绕着控制台跑来跑去,眼神慌张,手指快得成了一道残影。他又穿上了那件棕色花呢夹克,夹克随着他大幅度的走动和拍打开关按钮控制杆的动作摆动着。他喃喃地自言自语着,句子正以每分钟一英里的速度往外蹦。


“这不可能,这就是不可能!”每次当他敢往10那边看的时候,对方都在同样惊讶地看着他,虽然他们惊讶的理由相当不同。11跳下台阶,恰好停在10的个人空间之外。


“怎么会——我是说——为什么…?”他绝望地尝试着,却无法组织起一条完整的思路,更别说完整的句子了。


10眨了眨眼,集中了思绪。“所以…对你来说这是第一次,是吗?”


“…什么?”


“我觉得…”掠过未来的自己,10镇定地走向了控制台,双手在那些控制装置上方徘徊。“我能让咱们摆脱这个。”


“等等,”11大叫着重新跑上楼梯。“这之前发生过?”


“是的。”


“但是我不记得了!”


“这是时间线错乱,”他不屑地说道。“我想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之前你是不会记得的。而且出于不知道什么原因,宇宙似乎容许了这个。”


“但是…这是不对的。”11皱着眉,绝望地挑起了眉毛。“每一条时间领主——关于宇宙的——法则都说这是永远都不该发生的,更不要说多重时间了。”


10朝着11的方向眨了眨眼,惊到了年长的时间领主。“有些法则就是会被打破的,不是吗,博士?”


“但是…!”11开始在地板上转圈。“这又是怎么开始的?我正在做我自己的事情,开着塔迪斯,然后你突然出现了——等等,你是关掉了防护罩吗?你知道我们那么做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哦,等等,是你吗?我不知道哪些你已经经历过了哪些还没有。你现在在哪儿?Rose?Martha?Donna?还是伊丽莎白一世?”11拐回来走向10,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这样做,直到他碰到了细条纹衣服博士的肩膀。“等一下,你已经经历过那些了,是吗?或者至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10打断了他,“我不知道。不完全知道。你不肯告诉我。”


“哦…不过,那听起来确实挺像我的。”11转过身去,靠上了操纵台。他看起来已经平静了许多。“所以…这种事发生的时候,我们一般会怎么做?”


10调皮地笑了。“剧透哟。”


11做了个鬼脸。“哦,你听起来就像River…别告诉我她那么早就遇到我了…”


10并不知道谁是River Song(还不知道),但他为11的反应轻声笑了起来。“说真的,博士,你得自己去寻找答案。就像我一样。”


“好吧,能给我点提示吗?”11有点任性地问道,向10那边靠了靠。“我可不想在和过去自己的佯谬会面中毫无准备。如果它们真的要发生的话,至少让我对会发生些什么有点概念。”


10叹了口气,从控制台前转过身来疲倦地想要提醒11他不能说,这时一个想法出现了在他的脑中。一个调皮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向11靠近了些。戴着领结的男人没有后退,他只是好奇地看着10。10抬起手来捧住了他的脸,在年长的时间领主能够问他要做什么之前,他轻柔地将自己的嘴唇压上了11的。10感觉到他身体绷紧了,僵硬得像是被目光直视的哭泣天使。他只是将自己的嘴唇贴着他的,既没有移动,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终于,像是过了几个小时(尽管实际上,这才不到三十秒),10退开了,得意洋洋地冲一脸惊讶的11傻笑着。


“这个暗示够好吗?”他挑逗地问。


11目瞪口呆。“我…哦。”


“没错,我想你今天经历得够多了。”10按下一个按钮。“下次见,博士。”


随着11举起手,尴尬地摆了个再见的手势,10在他的眼前消失了。年轻的时间领主又一次回到了他自己的塔迪斯里。他走向驾驶员专座,一屁股坐了下去,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他五次,”他大声说着,并没有听众,“我一次。”一个笑容在他的脸上划过。


他还会有很多个有趣的夜晚。

____________________


(当然,当纪录达到11三十七次,10三十八次的时候,年轻的博士终于忘记了计数,开始遵循宇宙所安排的那样行动。)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欢迎各位扫文的菇凉投喂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7)
热度(28)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