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冬芽AU-连载01章】Bucky's Sunshine巴基的阳光


Bucky's Sunshine-巴基的阳光》

作者:Tumtatumtum(授权图见文末)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890125?view_full_work=true

分级:EX

警告:AU世界、未注射血清豆芽史蒂夫、冬日战士

CP:冬芽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Ashtree、瑶光、陌路、兔子、大穆、鲸喵、山鬼、苏莫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大穆

美工:嗷嗷嗷美工组——阿肾 @沈生 

 

Summary:

这是一个Steve被Hydra强行带走、并逼迫他当作奖励Bucky表现好时的“宠物”的平行世界设定。

可惜事与愿违的是Bucky与Steve坠入爱河,在Hydra的牢笼里恩恩爱爱,并且计划一起逃走。

提示:很多监狱性爱情节、Bucky和Steve十分在乎对方,在一起就放“双闪”。

 

 Chapter 1  相遇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Ashtree  @止水凌绝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大穆  @慕酱 

 

【正文】

“资产待在冷冻柜外所需的时间过长。这些单词的能力有限。Ivchenko博士去世后,要想在脱离冷冻柜这么长时间之后继续控制他会……非常困难。” 

Hydra指挥官Vance叹了口气。他读过那本红书,也知道那个设定。然而Carter特工的干预导致Ivchenko博士死去,搅乱了他的计划。这个获取行动需要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整个行动需要数月的侦查,是一个可能长达一年的任务。他不能随便派一个资质平庸的特工去--更重要的是,那些资料太过机密,他不能经受再一次的特工携物潜逃的风险。不,他们需要资产。他的顺从对此项任务至关重要。 

Vance指挥官靠回椅背,叹了口气,转向Hydra从鬼知道什么地方所挖掘到的那位新博士。那个带着一副森冷眼镜的男人,又高又瘦还是个秃顶,但Vance敢肯定不管他是谁,他所获得的学位放满一堵墙都绰绰有余。Vance相信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言论。

“那么,博士,你的建议是什么?”

那位博士笑了,若非不是Vance,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早已被这个笑容激得一股冷气冲上头皮。

“资产所知道的,只有惩罚。我们必须给他一点奖赏,然后将收回它作为威胁。一次温柔的抚摸远比一千次的严酷惩罚更能让他顺服。”

Vance指挥官皱了皱眉。

“你希望我们奖励他一个妓女?女人能受得住他吗?”

 博士摇了摇头。

“Ivchenko博士的笔记标明了同性恋倾向。”

Vance指挥官又叹了口气。“男人可能更麻烦。男人意图反抗的本能更重。资产会杀了他。”

博士点头表示同意。“资产需要……一个宠物。一个能让他照顾,能给他爱的人。一个资产可以控制,不会对他造成身体威胁的人。一个能够让他产生掌控幻觉的人,即使是通过暴力手段。”

Vance指挥官终于笑了。博士硬着头皮抑制住畏缩——那可不是一副令人愉悦的表情。

“我正巧知道一个为他量身定制的男孩。准备唤醒资产。”

----------------------

他母亲是第一个死去的。当Hydra来到他居住的这个群山中央的小镇时,他们把她从房里拽了出去。Steve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弱小,一名Hydra士兵轻而易举地制住了他,脆弱的肺部在那只掐着他脖子的手下挣扎着勉力呼吸。

当他们把枪口对准Sarah,子弹穿头而过时,他晕了过去。她是在小镇的广场中央被枪刑处决的,当天有十分之一的村民被枪杀。至此之后,小镇迅速落入Hydra的掌控之中。他们成了Hydra的平民掩体,掩护在山林最深处的心脏部位建起的新堡垒与实验室。他们提供食物和女人。作为回报,Hydra为小镇带来了繁荣的经济,同时也在保护小镇免于遭受......大概是,某些比他们更可怕的侵害。

这个小镇适应了自己的身份。Steve Rogers没有。

他变成了流传在那些特工们之间的一个笑话。小Steve Rogers,5.25英尺的小身板心比天高气还傲。小Steve Rogers,指关节上尽是向各个Hydra特工挑战所留下的淤青。他总是被打得狼狈不堪,众目睽睽之下承受着羞辱。他们从不杀他--只因试图击垮他的灵魂所带来的快感要多得多。

显然,他们对Steve Grant Rogers 一无所知。唇上的每一个裂口,断裂的每一条肋骨都愈加坚定了他的决心。他会死在自己一个人的任务中,对此他深信不疑。但Steve Rogers并不畏惧死亡。

在死亡来临时,他会露出染血的獠牙、攥紧自己的拳头坦然面对。

-------------------

Steve啐了口血,依然重新举起拳头,跳起步伐,即使此刻他的视线在晃动,眼前将他逼近巷子里的两个Hydra喽啰,变成了四个身影。

“我可以打一整天,”出口的嘶声,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的粗哑。Hydra的喽啰们大笑起来,随后其中一人掏出了一把Steve看不懂的枪。那把枪发出的紫色激光击中了Steve,一股疼痛席卷而来--Steve从未经历过这般剧烈的痛楚。这也就是说,在他十九年的人生中Steve经历过许多的疼痛。

 他怦然倒地,身体抽搐着,在Hydra的嘲笑声中又一次的失去了意识。

-------------------- 

Steve醒过来时,浑身上下都在疼痛不已,这并不新奇。新奇的是他所处的环境。他躺在一张铺了干净亚麻床单的床上,那床还挺不错。他的色盲依然严重,但他认为自己所在的房间是冷峻的灰色。房间里也的确很冷,而且如果不是那张高档的床,他会觉得自己正身处监狱。房间里有一条小过道,Steve估计那里通向浴室。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床上那些折磨他后背的弹簧。他抱怨着坐了起来,几乎是立马,他便为这举动所后悔。他的头疼得嗡嗡作响。

祸不单行,金属房门嘭的一声打了开,撞击声震耳欲聋。Steve低吼着掩住自己尚且完好的(左边)耳朵。他眯着眼看着五名全副武装的Hydra喽啰鱼贯进入这间小室,并在一旁立正站好。几分钟后,一名身穿军装佩戴Hydra徽章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蹭亮的长靴后跟在水泥地上啪嗒作响。

 好极了,掌权人惯有的出场方式。

“啊,这小鬼已经醒了。很好。” 

另一个看守搬来一把椅子。掌权的男人傲慢地坐下,坐定后顺了顺身上的夹克。Steve已经不能忍受这家伙了,虽然他才出现不到20秒。 

“我是指挥官Vance。我已经选定让你去完成一项十分特殊的任务。”

Steve往男人脸上吐了口口水。 

指挥官用另一个守卫的衣袖擦掉口水,两名守卫立马用手中的高压电枪揍了Steve。指挥官耐心地坐等Steve停止抽搐。然后等着Steve把嘴里的血咳完,他咬自己的舌头咬地太用力了。 

“我已被告知你的健康问题,Rogers先生。你的心脏似乎承受不了过多的电击。”

Steve喘着粗气,勉力在呼吸上。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但程度已经减缓。非常不幸的是他可能在这一次电击中幸存。

“既然你能够认真听我说话了,那我就继续了。你被选中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失败,则电击伺候;拒不从命,电击伺候。而这只是我会对你采用的惩罚。至于资产规束你所用的惩戒我不会干涉。”

Steve怒瞪着指挥官,但是舌头的肿胀让他无法做出回应。

“资产就是你的任务。你将会成为他的宠物。让他高兴,你就能活下去。给他喂食,给他打扮,给他操。满足他的一切需求。” 

话语的最后部分让 Steve瞪大了双眼。他们怎么能……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个基佬?他们怎么会期待他去对那个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资产做那些事情? 

Steve从来没有接过吻。而现在他要......他得要……

“如果拒绝,我会把你丢给我的人享用。所有的人。”

Steve忍住哭泣的冲动。他将所有的恐惧、愤怒与挫败攥紧至自己伤痕斑驳的手中,转化成死死地瞪着指挥官的目光。但他并未出声。他也许鲁莽,并非愚不可及。他清楚知道行动的时机。

Steve点了一下头。指挥官笑了。Steve忍不住瑟缩。 

“非常好。资产已经脱离了冷冻柜,他很期待你。你要给他理个发。当心点——如果他认为你是个威胁,他会杀了你。”

说完之后,指挥官转身离开房间。一名守卫拿着椅子跟着他,接着Steve看着三名守卫离开,一名留下,看着Steve颤抖直至平息。那名守卫等在一旁,直到Steve慢慢地坐起来。Steve怒视着他,颤巍巍地站起来。他的声音冷毅、坚定。

“带我去他那儿。”

------------------------ 

资产不理解这次任务的变量。 

他被......给予了个东西。这东西属于他,被他所持有。只要他想留着它。

从来没有人问过资产想要什么。至少他记不起来。

但这个男孩会是他的......他的宠物。如果他表现不错,他可以留着他的宠物。他可以对他的宠物做任何事。他脑海中的一部分对于Hydra用如此手段--他的性欲--来控制自己而嗤笑不已。然而他脑海中的这一部分已经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时间里,资产等待着,耐心且镇静。一如曾经的训练。

“我在走呢,我在走呢--喂,注意点!”

资产的双眼猛然转向门口。他的面部表情差点因为此番叛逆的行为产生变化。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行为了。声音属于一个正被塞进房间的又小又瘦的金发男人。他的动作很不稳,资产在他身上看到了电击的痕迹。鲜血还染在他的双唇上的情况下,金发男人依然愤怒地回头瞪了眼守卫 

暗红色点缀下的双唇近乎完美。资产有种突如其来地想狠狠咬上它们的冲动。 

资产眨了眨眼,注意力集中到评估可能的威胁性上。这看上去全无必要--这个小个子男人浸湿了也只有110磅重。他那点肌肉资产几乎都看不见,而且他的动作很笨拙,资产相信不只是因为电刑,还因为一些视力缺陷。当金发男人眯着眼打量资产的时候,资产便知道自己是对的。

然而,他并不想让这小人用此种方式盯着他看。 

瘦小的男人张着嘴两眼大睁地瞪着他,若非这种感情在眼下这情形下如此滑稽不合时宜,资产会被此而吸引。随后他的视线变得尖锐,转而打量起资产。资产歪了歪头,为如此一个......瘦小苍白的男孩......会像个捕食者一般评估自己而感到好笑。无论这个苍白的男孩儿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他的眼神下一秒变得柔软,透露出一种资产几乎无法识别的情感:

怜悯。

在这个苍白男孩的目光下,资产突然难以置信地感到自己的渺小。仿佛所有他曾经听从指示成功埋葬、紧锁进内心深处的东西无法抑制地被暴露在阳光之下。

资产皱着眉面色阴沉地看着这个瘦小苍白的男孩。他怎么敢让资产有所感觉?资产会将他的四肢撕裂、血肉剥离,然后自沉于瘦小、苍白男孩的胸膛,直到溺亡,永不放手。

这个瘦小苍白的男孩冲资产露出一个温柔的小小微笑,阴沉的神色从资产的脸上褪下,一如从窗户上流走的雨水。

这个瘦小苍白的男孩挥手让守卫离开,自信地踱到房间中央,资产正坐在那里,身边放着一桶水,剪刀和剃须膏。他走路时带有一种不属于他弱小身体的自信气场,不知怎的,资产有些相信其他人会听从他的指令。资产就会。

“让我们两单独待着。我知道该怎么做。”

守卫哼了一声并怀疑地摇了摇头。随后他干脆地离开了房间,资产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的背影。这个苍白的男孩甚至都没有留意守卫的离去。相反,他径直走向资产,站在他椅子前方,两手随意地放置身侧,全身上下叫嚣着一个立场--“安全无害”。

“嘿,你好。我是Steve,我将会成为你的……朋友。总之,就一段时间。” 

资产没有回应。他不知道对于他的人来说,“朋友”一词代表了什么。Steve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并接着往下说。

“他们想让我给你剃个胡子,理个发。你同意吗,硬汉?”

在说到“他们”和“硬汉”这两个词时,Steve的语调有所不同。资产意识到他是在讽刺,但他不能想象为什么Steve会带有讽刺。这两个陈述都是对的。

Steve似乎也同样料到了他现在的反应。资产开始怀疑没有什么能牵着这个自信的小鬼头走,一小股暖流在他的胸腔里绽放。如果他辨别出这种感情,他就会知道这是喜爱。它甚至在Steve点头和再一次微笑的时候愈发膨胀,像是他们相遇之后时候就共享了一个秘密。

“那么好吧,让我们开始吧。”

=====

TBC.

Chapter 2:刮胡子和理发 & Chapter 3:初吻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欢迎各位扫文的菇凉投喂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授权图:



 


评论(6)
热度(98)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