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组员生贺/索博无差】Tea


Tea

作者: yeak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30893

分级:G

CP:索博无差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司吕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相柳


 @不是HClO 生快!

 

【正文】

 

在他旅途中经历的所有可怕事件中,这件事也许不算是最糟糕的,但也差不多了。

他也许曾经在丛林中挨饿,但他至少不用吸口气就咳嗽。而且,当他坐下来试图思考时,那里也不会有矮人在隔壁闹腾,然后扰乱他所有的思绪。

他从来不喜欢生病,无用的感觉比不适更让他讨厌,但是更让人烦躁的是生病时不在家中。

因为在家里他至少有个个符合霍比特人型号的床可以躺,也不用在烧水的时候担心粗鲁的同伴会打翻水壶烧掉房子。

但是在这里,从这一秒活到下一秒就是他能做的全部事情了。

幸运的是,不是所有矮人都在这个家里。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现在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穿着借来的衣服,还唱着新歌,去参加另外的宴会了。

他们一定,毫无疑问的,正诉说着关于荣耀的旧日的传说,承诺要再次迎来如此辉煌,并且一点也不记得比尔博了。

而格罗因,欧因和巴林留在这里照看房子和他们病倒的飞贼,而且他们看起来意图自己举办一个聚会。

就算是巴林温柔的声音,变成穿插在谈话中的笑声时也隆隆作响。而他们长湖镇上的小屋里正在饱受虐待的墙完全不能阻隔那种噪音。

既然他们没有什么适合霍比特人用的东西,那比尔博想要的只有睡眠,但他们甚至不能让他安静地入睡。

有时他会想,他在所有令人讨厌的生物中为何偏偏为了这些矮人们离开了家。

当比尔博听到前门被撞开,门口传来不同的嗓音时,他刚刚放弃用枕头捂住他的耳朵。

接下来他能听到有不断的跺脚声,轻微的脚步声和哗啦哗啦的声响,特别是对食物的夸奖——这使得比尔博可怜的胃翻搅了一下。

他因为这个尝试着蜷缩成一团,在厚重的被子下用自己的膝盖挤压自己的胃。但是当他翻身过身,脸压到枕头的时候,就完全无法呼吸了。所以他只能再次翻滚到平躺的姿势,放下他的腿。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肮脏的!令人不快的任务!

他真希望他们会把自己累垮。

 

比尔博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房门摇晃着打开了,这间小小的屋子立刻暴露在了大厅的光线中。

他因光线眨了眨眼,大声抱怨着,希望能赶走入侵者,但接着,突发的严重的咳嗽就代替了他声音。

门再次关闭了,这只减少了外面一小部分的噪音,然后索林低沉的声音传来,‘’可怜的家伙。‘’

比尔博之前并不认为索林懂得怜悯。

如今这种观点被颠覆让他十分惊讶。

 

他在索林坐到床上前一直在咳嗽,之后又开始接连不断的打喷嚏。

比尔博不像他的矮人同伴,至少他会在打喷嚏的时候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肘间。

他夸张又快速地抽动着自己的鼻子,转过去用红肿的眼睛注视着索林。

索林给了他一个难过的眼神,而比尔博暗自希望在这个镇子上难以预料,反复无常的人中,刚进来的不是这个索林·橡木盾。

感觉如此糟糕已经足够讨厌了,但更糟的是他在这么英俊的人面前看起来如此糟糕。

他们在旅途中都沾上了泥土,被大雨淋的透湿,伤痕累累,头发全部不体面的纠缠在一起但是现在索林已经穿上了新的礼服,并且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他看起来已经非常像他本应该是的国王了。

而比尔博用鼻涕毁了他的衣服。

更糟糕的是,索林把一个木制托盘放在比尔博的膝头,指着它说到,‘’既然你不能来,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这是烤饼,因为我知道你喜欢这些,尽管我没能带来什么果酱……不过你知道的,带着果酱穿过结冰的大街太困难了。还有一些蜂蜜酒,你的胃里不能只有糖分!‘’

比尔博眨了眨眼。尽管这些食物的组合是荒谬的,它们也已经比欧因之前给他的带着血腥的、巨大的、厚片的、无法辨认的肉要让人有食欲的多。

他看着这些烤饼,他喜欢的那种更大一些的,不过这些顶部烤出的桔色很棒。他又把视线移回索林身上。

准确的说,他不清楚索林为什么知道他的喜好。

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想过索林脑中的定位中他不仅仅是个偷盗工具。

这种惊喜胜过了见到想吃的食物。

比尔博吸了一口气,希望他能够在这种令人不快的冰冷中说出正确的词汇,但是当他张口时声音仍然含混不清:“靴靴你。”

索林稍稍点了下头。他的表情变得比刚刚严肃了,一种他的典型的表情。他的这种严肃总是让比尔博想要马上立正。

他尝试着坐直了一些。

而索林用低沉的嗓音阻止了他:“不用了,感谢你,巴金斯老爷。我和我的同僚们现在已经取得了所有我们应得的声望,但是如果没有你,我们将永不会走到这里。我想要你知道,我从未忘记你。”

前行的道路依然漫长,但是那种柔情深深地融汇进比尔博的身体里,加上他看到索林的眼神,这些使得他几近颤抖起来。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正慢慢的变热,脸上的红晕冲到了皮肤表面,接着漫延上他的鼻子,最后漫过他的耳根。

索林吃了一惊,看过来的目光开始带了些担忧,他大声说:“天啊,你又开始发烧了!”

接着在比尔博可以解释之前,他仅仅是在感动,而索林的感激对他而言真的意味着整个世界,索林坚决地表示:“你最好休息一下。吃完这些然后休息一下,我会尽我所能让他们安静的。尽快好起来,巴金斯老爷。”他有力的手拍了拍比尔博的肩膀,拍得比尔博昏沉沉地晃来晃去。然后他靠过去把嘴唇贴在比尔博过热的前额上。

索林宽阔的胸膛困住了他,他的卷发轻轻的抚过他的脸颊,柔软的嘴唇擦过他的脸颊,他的脸变的更烫了。

 

在那个时刻,比尔博几乎完全的忘记了呼吸。

但是随后索林离开了,走出门,大喊着让其他人保持安静,比尔博拿起盘子中的一块烤饼,沮丧地咬了一小口。

霍比特绅士不会认为只把蜂蜜酒和烤饼作为晚餐是合适的,但是既然他已经完全远离了夏尔,他认为矮人们也没有那么坏。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欢迎各位扫文的菇凉投喂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1)
热度(19)
  1. 相 柳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