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连载更新】【EC】Sweet Dreams-04


Chapter1: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8b35a2

Chapter2: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a59b0b

Chapter3: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b9720a


Sweet Dreams (aren't made of what you'd think)

作者:riml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69843/chapters/16070374

分级:Not Rated

CP: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Summary:

Charles说服了Erik留下来,一起训练X战警。随着时间流逝,Charles发现自己为他的老朋友所倾倒。

与此同时,Peter正试图花更多的时间和他的父亲相处,挣扎着想要告诉他关于血缘的真相。Erik误解了他的意图,并最终向Charles求助。

注:Charles的头发会长回来的


Chapter 4: Today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苏莫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


Erik在Charles的沙发上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早晨的阳光恰好洒到他的眼睑上,这些提醒着他,该起床了。既然他终于能够拥有这样香甜无梦的睡眠了,为什么就不能再让他睡上几分钟呢?

那条不知怎么裹到了Erik身上的毯子,比起房间里冰冷的空气来说暖和舒适多了。他真的不想起床。

至少他感觉还不错。通常早晨都是这样,因为过了午夜什么东西都会变得糟糕起来。

但无论多么迷茫,他们总会得到帮助,Charles总是守候在那里。曾经他也是为Erik这样做的,其中有一些Erik甚至无法察觉。

为此,Erik非常感激。所以,他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向Charles证明他是对的。他没有错看了他。

给Stacy唱歌的时候,想着的却是Nina。这很痛苦,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能保证Erik永远不会忘却他曾经拥有过什么。他曾经是怎样的人。所有那些美妙的,强烈的记忆,现在不仅有他的母亲,还有Magda和Nina。

再也不会有关于她们的新记忆了,但这只会让他拥有的那些记忆更加珍贵。它们能够证明,生活可以是美好的。他可以是美好的。

“早上好,Erik。”

所以Charles还在在房间里。到底为什么他会在早晨八点以前听上去这么兴高采烈?

“早。”

他怎么已经把自己挪进另一架轮椅了?

“我很高兴看到你能休息一会儿。”Charles控制着轮椅绕过桌子,来到沙发旁边。“尽管咱俩的棋局进行到一半你就睡着了。”

Erik朝桌子看了一眼,确实,那些棋子都还在原位。Erik不记得那是第二盘还是第三盘棋了。他也不记得是谁赢了第一局,不过看上去这一盘是Charles赢了。

Erik摇摇头。“要是你他妈不那么早叫醒我的话,我还能再多睡会儿。”

“我没有叫你,你是自己醒过来的。”Charles微笑着指出来,靠在了左边扶手上。“半个小时后你有一节课。你可以在午饭后睡会。”

“我吃完午饭要训练Peter。”Erik记起来。

“哦?我记得Peter有一节我的课,”Charles笑道。“你是想偷走我的学生吗,Erik?”

Erik哼了一声。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好更清楚地看看他的朋友。

最近Charles的头发一直在慢慢地长回来。就算只有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Erik也不得不承认这看起来棒极了。

不是说光头有什么不好,但Erik只是更喜欢有头发的样子。看看Charles的头发要多久才能长回来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我觉得更像是他想要避开你的演讲,教授。”

Charles又笑了起来。

他真的有睡过吗?他看上去不累,但是他们昨夜熬到很晚。就算Charles真的睡过了,那也只会是在椅子上,毕竟他把自己挪到床上实在太麻烦了,虽然Hank设计改造了一堆有趣的装置来帮助他换椅子,换衣服,以及在挪到床上的时候不需要太过劳烦他的手臂。

虽然,整天用胳膊把自己撑起来或是推着一架手动轮椅到处跑确实能对人的肱二头肌产生奇迹般的作用。或者说,这就是Erik所看到的。

Erik从未见过Charles真正地使用过这些仪器,但有一次他看到Hank跑过大厅,显然是Charles被困在了什么地方。Erik也跟了过去,好确保万无一失,但当他俩走进Charles的房间,他们两个谁也帮不了他了。他们都控制不住地笑出了眼泪。

Charles把自己绑在了那个帮助他站起来的装置上,就像他该做的那样。机器把他提了起来,就像它该做的那样。(Hank是觉得Charles站着穿裤子会更轻松一些。)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其中的一根带子突然断裂,Charles被挂在了上面,因为带子是从他的腋下穿过,他的肩膀歪斜着高过了耳朵。

这个可怜的男人看上去像是个悲伤的提线木偶。

他们把他放下来以后,Charles和他们一起嘲笑着这整件事。

现在再看那个机器,早已落满灰尘、无所事事地(Hank立马用更好的带子做了个新的)待在了房间的角落里,Erik觉得这个早晨变得美好了一点。

“但Peter对他的能力控制得非常好,”这时候Charles说着皱了皱眉头,肯定是没有在读他的脑子。真遗憾。“他不应该会需要你帮忙啊。”

“他看起来确实能控制好自己的能力,是的,”Erik同意道。“他希望能得到些关于自我防卫的帮助。”

“啊,”Charles说道。“我还以为你是那个确保危情室一切运作良好的人,而Raven才更多的是负责军事教学的人。”

“没错。”Erik把毛毯放在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越快起身,清醒得也就能越快。他需要咖啡。“但是他个人要求我帮他。”

“他这样说了?”Charles跟着他穿过房间。

Erik理解他的惊讶,因为Peter确实并不需要那么多帮助。多亏了他的速度,他才能在没有参加过那时候他们那些训练的情况下存活下来。

Charles也明白这一点。“也许他喜欢你。”

“或许也有可能他只是不喜欢Raven,”Erik在门口停了下来,转过身来面向Charles。“你想今天晚些时候下完我们的棋局吗?”

“当然。”Charles微笑着。“我希望你今天过的愉快,Erik。”

“你也是。”

Erik从Charles身旁走开,好迅速地在洗澡前弄杯咖啡,然后按时赶上第一节课。

---

Peter已经喝了五杯咖啡了,而这完全不是个好主意。

他在Erik之前就到了,他认定自己再也不可以迟到了。永远。于是,他实际上也想不出这一个半小时的自由时间能干点什么。

他并不需要等上太久,因为Erik也没有迟到。这感觉就像是Peter才等了几秒钟。

“你好,Peter。”Erik边说边走进训练室。

严格点说这只是个体育馆,甚至还没有那么大,也远不像危险室那样让人印象深刻。但它发挥了它的作用。这里很舒适。如果健身房可以被算作舒适的话。

Peter背靠着墙,控制着自己双脚不要向那个男人靠近。或者跳到什么东西上去。或者是在墙上跑来跑去。

不,他会很酷,又酷又成熟又有距离感。

“嘿,伙计,你好,午饭怎么样,你有吃到什么好吃的吗?”

这进行的不错。

Erik看着他,似乎是想试图用他的眼神来让他慢下来。

“我吃了个三明治,”他说。“味道不错。”

“真好。很酷啊伙计,那听上去很棒,”Peter继续说道。“我也吃了个三明治,或者说我是打算去吃,我不是说今天,我今天还什么都没吃呢,我不怎么饿,但昨晚我也打算吃个三明治的,但当时我实在太——这他妈的都没关系我们快开始吧。哦抱歉我的措辞。”

我们再来一次吧。

操,他十年前还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的时候可比现在要镇定得多了,那时他帮他爸爸——Erik从五角大楼里逃出来时一直是又酷又耀眼的。

“你会空手道吗?你知道空手道吗,伙计?”

这真蠢,但是至少他没那么见鬼的尴尬了。为什么现在这事这么难?

“我不知道空手道,”Erik说过。“但我知道疯狂。”

回忆让Peter咧嘴笑了起来。至少他从Erik那里继承到了一些疯狂。

虽然Erik的疯狂差不多是残酷的杀戮和那些可怕的关于统治世界的东西…但那些都是过去式了。

现在这个和他站在同一间屋子里的Erik,笑了。笑出了声。脸上也带着笑意。尽管Peter一直表现得像个白痴。

耶,正是Peter想要的。

“好了,孩子。”

以前要是有其他任何人叫Peter“孩子”,Peter一定会把他们的裤子扒下来,跑到大厅里去喊,1. 这男的或者这女的没穿裤子,大家快去看,以及2. 任何人都别再叫他孩子。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

但这是他爸爸。无论他开口叫他什么,Peter都会很高兴的。

“我们开始吧,”Erik说。

“好的,伙计,我们来吧,我准备好了。”Peter拍了拍手,实际上一点也没准备好。

Erik脱下他的法兰绒衣服,把它挂在了Peter猜是用来让你的大腿看上去可以弄碎头骨的一架机器上。

“如果我诚实点说,我觉得你其实并不需要学习这个,”Erik说道。“你的能力不太像是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失效。没有多少情况会让你需要用到这个的。”

哦不。Peter的神经过热死机了。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伙计。

他努力耸了耸肩。“我不在乎。我的意思是,我想要跟其他人一样好,你知道的,就像是,你永远都没法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我想要有所准备。”

Erik看着他,而Peter转过了身。

“但是如果你不想教我,或是你在空闲时间有什么更好的事情要做,这很好,完全没问题。”他朝着墙说道。

“不用担心我的时间,”Erik说道,尽管他才是真正空闲时间明显比他该有的要少得多的那个人。“我只是想说,我想你知道你不必担心这个。”

“啊。”Peter喘了口气,回头看向他爸爸。“好的,没错,这很酷,我明白了。”

Erik盯了他一会,确保Peter会留下来以后,点了点头。

“基本上我们想要做到的,”Erik边说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就是要控制住那个攻击我们的人。我们不会去挑起一场争斗,我们只是要他们停下来,无论他们正试图做什么。你之前所说的’扼杀',实际上并不会导致他们死亡。我会把它称作’锁喉’。它只会让他们昏迷或是入睡,如果你足够用力的话。”

“酷,”Peter点了点头说道。“就像是,一个邪恶的睡魔,或是什么的。”

“一个很有攻击性很强大的睡魔,是的,”Erik说着又微笑起来。“你还记得Raven做给你们看的吗?”

“嗯,不。不记得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伙计。”

Erik呼了一口气,开始动身向Peter解释那些动作。

这真的不算太复杂。这个东西。而且,说实话,Peter确实记得一些。也许是其中大部分。

为了Erik的展示,Peter不得不靠近Erik施展“攻击”,并试图推他。但是在Peter的手掌或是拳头能够碰到那个人的胸口以前,Erik从Peter的手臂下方躲了过去。

对于一个变异方向和速度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家伙来说,Erik移动得相当快。快得以至于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并且仍在受咖啡因影响的Peter,完全没有注意到Erik的动作,直到他感觉到Erik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现在,如果我想成为一个邪恶的睡魔,”Erik贴着Peter的耳朵说道,距离近得让Peter颤抖。“我会让这个姿势维持一会儿。看见我是怎么用右手抓住左上臂的了吗?这样你可以让你的擒拿变得更加牢靠。”

“明白了。”

Erik一直在等着他再说些什么。

不。Peter保持着安静。沉默得像个…哑巴。

像专业人士一样专心。

是这样,而实际上在你的气管受到这样的压力时,说话会有一点点困难。

“然后用左手抵着后脑勺,”Erik说着压住Peter的头。“这样会让它更有效。”

“好的。”Peter尖声说道。

“很好。”Erik放开了他。“现在你试试,然后我们开始试着把对方放倒在地上。”

“太好了,真棒,轮到我了。”Peter说道,也许有些过于兴奋了。

其他孩子会梦想着他们的爸爸带他们去迪斯尼乐园或是动物园。他们会在那里吃着冰激凌,做些父子之间该做的’有趣’的事儿。和胡克船长拍拍照。喂老虎。再吃些冰激凌。说说生活和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是Peter可以肯定,在花上一整天让他爸爸教他锁喉以及怎样才能简单地把人放倒在地上以后,他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你知道的,这都是些基本的人际交往技巧。


作者的话

我爸爸也用轮椅(闭嘴弗洛伊德,这跟我对Charles Xavier的痴迷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在天启里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时的爸爸式Charles真是太棒了,我喜欢这个所以好的这没关系)同时我在为一位用轮椅的女士做助理。所以在各种设备之间长大和工作之类的,会让我想很多关于他们的宅子里会有多少传呼机和电梯,Charles会有多少把什么样的轮椅,他会怎样换衣服(尤其是裤子,他是怎样换裤子的?我想象的是他在床上滚来滚去…我自己也试过,但是让你的腿完全不动是件很困难的事)我是说我喜欢把Hank想作是他的助理,但我感觉Charles会想要尽可能的独立…

不要在意我,这没那么重要,只不过是细节而已。我喜欢细节。

这里有张图,如果有帮助的话。

下一章会从这里继续~这章本来可以再长一点的(不过真的有太长的章节这种东西吗)但是这样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编辑。我不想让更新间隔太久。

感谢你的阅读,希望你依然喜欢❤


=====

TBC

每周一晚持续更新x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2)
热度(30)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