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连载更新】【EC】Hanging In The Stars-04


Chapter1: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8b35bc

Chapter2: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a229d1

Chapter3: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bb64884



hanging in the stars

作者:porcelainsimplicit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96108/chapters/16125055

分级:Mature

CP:Charles Xavier/Erik Lehnsherr

Summary:随着En Sabah Nur逐渐消逝,Erik缓缓落下,直到双脚踏上地面,他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


Chapter 4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阿九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


Erik自己提出由他来为Alex挖掘坟墓。每一次铁锹插入地面,Magda和Nina被一支箭贯穿的画面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愤怒地挥动铁锹将泥土堆成了一堆。在铁锹第三次插入地面之前,眼泪已经沿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在第十二次时,他已陷入完全的悲痛。第二十一次时,他终于倒在坑洞旁的地面上,将脸埋进双手,在自己的手心里啜泣起来。

他的宝贝们。他的整个世界。都因为他而在一瞬间消失了。

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造成了他们的死亡,是他造成了这些。没有人能说服他这是射出那支箭的人的错。那些警察在那里的唯一理由是他,Nina失控的原因是他,那支箭被射出的唯一理由也是他。

过了片刻,Erik才回过神来,不再过分地沉湎于那些他无法形容的悲痛,而正当这时,他听到了铁锹敲击泥土的声音。他将双手从脸上移开抬头看去,发现那些曾一起参加了那次任务的孩子们正帮他挖掘Alex的坟墓。

“Jean,”他开口,但她只是摇了摇头。

“你需要我们的帮助,Erik,”她平静坦率地说,“接受它吧。”

在他点头之前,Erik环顾四周看向其余的孩子们——Scott,还有那个蓝色皮肤的空间传送者,他有必要了解一下他的名字。“好吧。”

Erik重新站起来,抓起他的铁锹将它重新插入地面,那些孩子们已经取得一些进展了。他看向那个蓝色的空间传送者,点头示意。“你叫什么名字?”

 “Kurt Wagner,”他回答道,对着Erik露齿而笑。“但是在慕尼黑马戏团他们叫我不可思议的夜行者。”

Erik停住了铁锹。“马戏团?”

“是啊,”Kurt说。“我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狂暴和愤怒流淌过Erik的身体,灼烧着他的血管,在他意识到之前,那些铁锹就已经彻底弯折,再也不能用了。“有人让你在一个马戏团里长大?所以呢,你就能被丢在舞台上给那些普通人看,娱乐他们?”

“是啊,直到他们把我卖给变种人搏斗场,”Kurt回答。“他们把我装在箱子里,再用铁链把箱子锁好,到了摔跤场才放我出来。” 

 “谁他妈是你的父母?”Erik问道,他紧绷着双唇咬紧了牙关。

“我不知道,”Kurt说。“我只有一点点记忆,关于一个像我一样可以瞬移的红皮肤男人和一个蓝色皮肤的女人。”

如果说刚才Erik的愤怒是在灼烧,那它此刻已经可以焚毁一切了。他强迫自己深呼吸,将自己的能力向下延伸,铲起了剩下那些需要被移走的泥土。他让它飞过Kurt和Scott的头顶,落到他们刚才弄出来的土堆上。当他完成以后,他在墓穴前蹲下来,又做了一次深呼吸。

“Erik,冷静下来,”Jean说着,将她那把无法再使用的铲子丢在了地上,向他走去。

“Jean,告诉Charles我想跟他谈谈。”

Jean担心地看了Erik一眼,但还是合上眼睛送出了消息。在她重新睁开眼睛之前,Erik就听到那个熟悉已久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Erik,Jean告诉我出了些状况。

你可以为我做点事吗,Charles?当然了,是等你恢复到能这么做之后。

当然可以。什么事?

Kurt,那个蓝色皮肤会空间传送的孩子,他说他对自己的父母有一点点印象。他说起一个红色皮肤能够瞬移的男人和一个蓝色皮肤的女人。这听起来实在太像是Azazel和Raven了,我想知道是否真的是他们。

Azazel和Raven?你觉得他们俩有个孩子?为什么Raven会从来没对我提起过任何关于孩子的事情?

因为这个孩子在慕尼黑马戏团长大的,Charles。她抛弃了他,如果那真的是她的话。

抛弃……一旦我恢复到可以做这个,我会让你知道。

谢谢你,Charles。

Erik感觉到Charles的存在从他的脑海中渐渐消失,他抬头看向那些孩子们,默默提醒着自己别把愤怒发泄在他们身上。“抱歉,”他说着站起身。“你们大概都注意到了,我现在可不是世界上最平静的那个人。”

“这没什么,”Scott说。“我觉得目前我们当中谁都不会是。”

Erik只是点点头,将那些铁锹升到空中,抹平了那些金属片,让它们重新回到了能够使用的状态。“好吧,墓穴完成了。现在我们需要做个棺材。”

“棺材?”Scott问道。

“你不想把你哥哥就这样埋在土里吧?”Erik问道,在Scott摇头说不的时候点了点头。“好的,我们需要钉子,我们还需要木头。有人知道我们在哪儿能弄到这些吗?”

“我知道,”Jean说。“跟我来。”

她开始朝着树林走去,Erik跟了上去,两个男孩儿紧紧地跟在他身后。Jean带着他们穿过树林来到一间破旧的木屋前。“我在有一次探索庭院的时候发现了这里。我问了教授,他告诉我这是他的祖父住在这里时留下的。他说起过要拆掉它,但是我请求他将它保留下来,这样我就可以用这里面的东西来练习隔空移物。这不算是最好的选择,但我想我们可以用这些木头来做棺材,然后找找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以当钉子用。”

Erik走上前去打开了门,往里面扫了一眼。“很好,这里有各种各样的螺丝和钉子,甚至还有一把锯子。绝对是我们可以拿来做个棺材的东西。很棒的发现,Jean。”

“所以说,我们要怎么把所有这些东西拿回墓穴那里?”Kurt问。

“首先,我们把这个小屋拆了,”Erik说着,开始悬浮起装满螺丝和钉子的金属桶,将它们移出小屋。“然后,我们把它运回墓穴那里去。”

“我可以传送一些过去,”Kurt自荐道。“我不太确定我是不是可以把它整个移回去,但是小一些的也许可以。”

“好主意,Kurt,”Jean说道,拿过几只浮在空中的桶,将它们递了过去。“从这些开始吧。”

Kurt接过它们消失了,片刻之后又重新出现。“没问题,这行得通。”

“那么我们就动手吧。”Erik说道,更多的东西从小屋里漂浮了出来。

Scott帮着从小木屋里腾出了那些非金属制品,一等他们把屋子清空,Erik就告诉大家往后站。等到他觉得每个人都安全了之后,他闭上眼睛拔出了小木屋里所有的钉子,让那些木头纷纷散落到地上。

“真了不起,”当Erik向那些木头走去时,Scott说。“我希望我也能做到这个,不像我拥有的这种愚蠢的能力。”

“别抱怨你自己的能力,”Erik看向他说。“你会学会使用和控制它的,就像我一样。Charles是个非常好的老师。”

“是他教会你怎样控制你的能力的?”Kurt问道。

 “不,我可以控制我的能力,但那时我认为使用它的唯一途径是把愤怒当做燃料。Charles帮助我意识到,我还能用一种好得多的方法来驱使它。从前我只能对付一些小东西。在那之后,我转动了一个巨大的圆盘式卫星天线,然后,好吧,一切都是从那次开始的。”

“比如说你把一个体育场圈在了白宫外面,”Jean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可怕极了。” 

“我是很可怕,”Erik说。“你们都不该忘了这一点。”

Jean只是摇了摇头,朝他的方向走过去,拾起了几块木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可怕之处。你也不该忘了这个。现在让我们在午餐之前把这个棺材做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下午给Alex举行一个体面的葬礼。”

Jean走开了,Scott和Kurt很快跟上了她,留下Erik一个人站在那里,思索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听一个小女孩讲话,就好像她是他的良心一样。

这是因为你现在不相信你自己的良心,Jean的声音在他的脑中回响。此外,我认为我让你想起了Nina。

她一说出口,Erik就意识到她是对的。他听Jean说话的方式,就和他会在相似情况下听从Nina的话一样。Erik感觉到痛苦再次席卷了他,但是这一次他不停地做着深呼吸直到这些情绪稍微有所缓和。他捡起剩下的木头向森林外走去,痛苦就藏在表面之下隐隐地翻腾,眼泪顺着他的面颊流淌。

他的宝贝们。

死去了。

是他的错。

一如既往。

每一次他深爱的人死去,都是他的错。


=====

TBC

每周日晚准时更新x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2)
热度(34)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