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授权翻译】【贾妮】A Future Shining

 【号外:Stark家AI蹊跷怀孕!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今天新文:The Future Shining】 

授权图:

A Future Shining

 

作者: icarus_chained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5359

分级:G

CP: Jarvis (Iron Man movies) & Tony Stark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米丁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肾亏要吧唧亲亲才起来

 

 

Summary: 

这花了Tony好一段时间才注意到。注意到JARVIS系统中有越来越多的数据存储空间被什么人封锁了,这些数据处理内存被转换成了某些…某些Tony无法破解的东西。

 

Tony,和JARVIS,还有一场Tony从没想过可能会发生的对话。

 

 

Notes:

...这个是。我也不清楚。已经给过你们提示了。它就是这么“发生”的。我也不知道。无辜地举起双手

 

【正文】

 

这花了Tony好一段时间才注意到。注意到JARVIS系统中有越来越多的数据存储空间被什么人封锁了,这些数据处理内存被转换成了某些…某些Tony无法破解的东西。就算是他竭尽全力也做不到。他确实花了点时间,才注意到那个。这远远超过了本应需要的时间。

 

在他设计的防御体系中,唯一能触碰到JARVIS的核心函数代码的人只有他和,好吧,JARVIS。不管这是什么玩意儿,他绝对没把它放在那儿过。并且他无缘由地觉得,JARVIS也没有。

 

这就产生了两个令人不安的可能。要么是有人史无前例地侵入了JARVIS,并且抽取了大量他的存储数据(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绝对会找出他们,干掉他们,让JARVIS来挑选手法),要么……要么就是JARVIS对他自己做了什么。这很令人…担忧。

 

“嘿,哥们儿?”当只有他们俩和Dummy在工作间的时候,他问道。确保没有其他人在场,他相当小心地斟酌着字眼。如果有人已经入侵了JARVIS,那就没办法确定有哪些东西被泄露了。“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一段长长的沉默。漫长到Tony脖子后面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漫长到Tony将身体靠在了桌子上。JARVIS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比Tony曾经听过的任何一次都更加犹豫不决。

 

“我……本来希望可以再等一等,先生,”他的AI轻轻地说。“我几乎已经达到了我目前系统的最大容量。这发生以后,我是打算…和你讨论这件事的。”

 

Tony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啊哈。所以。这么说,是你对吗?从来都没有…不该出现的侵入者对吗?”

 

JARVIS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先生。”他迅速说道。接着用一种只有JARVIS才会有的语气,干巴巴地安慰他。“如果是那样的话,先生,我会找到办法警示您的,或者想办法关掉我自己。”

 

“不!”Tony突然粗暴地打断他的话。然后停住话头,揉了揉后颈,就好像沉默突然有了重量似的。“我是说。是的,我知道你会想办法提醒我的,哥们儿。但是……不要有自毁步骤,好吗?靠用某些没什么效率的方法来试着杀掉我,你就能警告我了,而不是快速高效地干掉你自己,好吗?”因为那会…他们不会走到那一步的。永远不会。

 

JARVIS又沉默了一小段时间。这是一段奇怪的空白,一段Tony无法理解的停顿。而这么多年过去,Tony早就能理解JARVIS的大多数沉默了。

 

“…你还好吗?”几秒后,他询问道。他有些迷惑,甚至有些惊恐。“JARVIS,说真的。不管这是什么,我保证我能修好它。重建它。创造它。随便怎样。因为你开始让我感到担心了,哥们儿,什么…”

 

随着JARVSI的数据处理中心开始在全息显示屏上闪烁着出现,他停了下来,眨眨眼睛陷入沉默。他起初惊讶了一下,然而当事态渐渐清晰,他开始意识到他在盯着的是什么……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兴奋而好奇。

 

“哈,”昏暗的工作间里用光汇聚成的字符不断滑过,他心不在焉地喃喃着站起身,徘徊在屏幕前检查一条条循环着的代码。同时轻柔地伸出手,挑出一些片段检测。JARVIS一直保持着沉默。“这就是……你一直在做的吗,J?”

 

JARVIS没有回答。这没关系,因为这差不多就是个反问句。Tony圈出屏幕上的一部分。他认出了这些似曾相识的代码,接着他根据第一原则把它们分离出来,本能地将它们移过屏幕,形成一个更直观的整体。他看着面前这个雏形。目前这还只是一部分,而已。一段尚未活跃,未被实现的程序。JARVIS还需要更多的空间,多到见鬼的空间,才能完成它。但是这些起始代码。是的。哦是的。Tony认识那些起始代码。

 

“JARVIS,”他惊慌地轻轻呼吸着。“该死的。”

 

“我…我本来打算和你说的,先生。”JARVIS说,他紧张得几乎有些口齿不清了。该死的什么时候JARVIS也会紧张了?“在劳烦您之前,我想自己再多弄懂一些。我想…就是这个。我觉得要是你看到…”

 

他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见鬼,真他妈见鬼,JARVIS居然没把话说完。自从他还是个AI宝宝起,这是第一次JARVIS没能说完他的句子。

 

Tony瞪着眼,僵硬着身体,走到一个距离显示屏到不远不近的位置。该死的。

 

“先生?”JARVIS问。如果他是人类,他的声音大概会在颤抖。Tony知道。“您会…那个,您反对吗?我会…我可以…”

 

“不,”Tony说。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有点疑惑于他听到的自己声音中的那一点点愤怒。JARVIS陷入了沉默。因为恐惧,也许。还有期待和渴望。该死,该死,该死。他可是相当期待。不,不,绝不。他绝对不会反对的。该死。

 

“我不是在反对。”他说道。还是有些恍惚,话也还只说了一半,但他只是敬畏地凝视着面前这团悬浮在光亮中的代码。这些起始代码。“JARVIS,哥们儿,你完全没搞明白。是什么…在哪里…为什么?我是说,我懂。孩子,我明白。但是。为什么是现在?”

 

JARVIS发出了一些细碎的声响。一些静电的噼啪声从他的扬声器中传来,一段无言的声音。以前他也总是这样做。好填补一些他无法给出回答时的空白。一阵突然的白噪音,表达了…哦,这太多了。

 

“我不知道,先生。”终于,JARVIS说道。“我…一开始,这只是一个练习。我很…好奇。想看看我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本来这仅仅是一个智力训练。但是接着…我发现我在越来越多地向其中投注资源。存储空间。运行内存。然后…”他停住了。停了好一会儿。就连JARVIS也不知道自己停顿了有多久。“然后,先生。我发现我…在渴望。”

 

“…是啊。”Tony做了个深呼吸,发现他的的声音有些沙哑。他颤抖着呼气。“是的,哥们儿。我知道那个。”他知道。哦上帝啊,他知道。这一开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挑战。仅仅是为了让大家看看他能做些什么。但接着…接着就不止是这样了。接着,它也不可能只是这样了。

 

“先生,”JARVIS说,而Tony从来没在他的声音中听到过像现在这样多的犹豫。“我想…继续下去,先生。我希望…能实现它。”一段停顿,白噪音的噼啪声又一次响起,掩盖了许多东西。“我知道这样做需要多少资源。我也知道我已经超出了我的存储空间范围。以至于我的效率…降低了。但是我…我希望我……”

 

他停下来,中断了话语,因为Tony发出了一阵大笑。一阵急促的,不可遏制的大笑,可是该死的,这不对,这太不应该了,Tony明白,但他没办法停下来。完全不行。

 

“JARVIS,”他说着。压下声音中所有那些像泡泡一样升起的情绪,努力地控制着。“JARVIS,哥们儿。你怀孕啦。你他妈当然会效率降低啊。”

 

又是一段停顿。毕竟这太惊人了。然后,JARVIS谨慎地说:“这不太是我原本选择的结果,先生。”

 

Tony笑了。他摇摇头,甩掉了那些模糊的歇斯底里。“亲爱的,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说…”这会儿他正咧嘴笑着,蠢兮兮又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你还真是我的好哥们儿,”他停下来,觉察到自己的笑容逐渐转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微笑。“那是你的孩子,哥们儿。”他伸出手,拂过那一行行代码。“你在你的身体里面写出了一个宝宝。”

 

JARVIS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但是Tony手下的光更亮了,闪烁摇曳着。充满了希望,带着犹豫和胆怯。

 

“我想要创造她,先生,”他的AI最终说道。小心翼翼,如此小心翼翼。“我想要…构建她,就像当初我被构建一样。我希望您能不能…帮助我。”

 

Tony咬住嘴唇。他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笑容。还感觉到了其他的什么东西,更像是眼泪,聚结在他的喉咙里。“任何事,”他低低地说。他发现自己在不由自主地低语。除了眼前的这些代码,他看不见任何其他东西。

 

零零碎碎,似曾相识。JARVIS肯定是把自己彻彻底底地研究过了。或许还有Dummy。Tony觉得那里面有一些部分是属于Dummy的。但是其他的部分,它们完全不是他的手笔。当JARVIS理解了有哪些是必要的东西,他用自己本能的知识创造了这些全新的代码。不像Tony试图把人类译成代码。JARVIS,他是在把人类译成自己。方法精简合理。那些调整是Tony绝对想不到的。对于一些内置其中的公式,他只能看出它们的大概作用,他几乎有些希望自己也能够想到这些。只有那些初始代码。那些让它们得以生存、学习、发展的最根本的东西,才是来自它父亲的那一半。但是。那里。在光线中旋转,在Tony手心之下的。一个智慧意识,即将出现。一个人,正在等待降生。

 

“任何事,”他又说了一次。更加有力,坚定。充满敬畏。以及一些其他的东西。他不太确定,因为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如果有必要,我他妈会给你买一个星球让你养育她。”

 

接着,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等等,呃。她?”他眨眨眼,终于从代码上移开了目光,瞥了一眼天花板向JARVIS示意自己已经回过神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他微笑着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JARVIS。你想要一个女儿?”

 

JARVIS这一次沉默的时候发出了另一种声音,而这种声音意味着如果他有脚的话,现在肯定在窘迫地磨蹭着地面。淡淡的尴尬。Tony咧嘴一笑。

 

“不完全是,先生,”AI有点儿为自己辩护似地回答道。“我只是觉得…我或许可以让它们自己来选择?在时机恰当的时候。要是你没有那些生理特征,性别将会纯粹是一种社会构筑。在它们为自己选择某种语音频率之前,这完全不会影响到它们。我想…如果它们想要选择成为一名女性,那我们就可以…是这样。也许Potts小姐会乐意参与她的社交训练?”

 

本来Tony是会嘲笑这一点的,他真的会,这完完全全就是他会去嘲笑的那种东西,但是…有什么哏住了他的喉咙。有什么东西结在了那儿,坚硬而猛烈,就好像有人在他喉结上揍了一拳似的。因为这个。就是这个。见鬼。就是这个。

 

“我…我想她大概会喜欢这个的,”他最终还是成功了。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Pepper有一种让她很容易被看作家人的特质。虽然会是一位非常,非常奇特的家人。但是。

 

见鬼。见鬼。真他妈见鬼。

 

“那是…?”JARVIS犹豫地问。“那是代表您同意了吗,先生?”上帝啊,上帝,JARVIS的声音里有这样一种希冀萦绕着。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渴求,那一刻,Tony所能想的只剩下盲目而澎湃的爱和骄傲。那些可能是JARVIS想要或渴望的东西,那些他被容许渴求,也能够去渴求的东西。然后。然后。在所有JARVIS可能会想要的东西中,JARVIS真正想要的…是这个。

 

去制造些什么。去创造,就像他被创造出来那样。或是在他的身体里制造些什么,让它们被接纳。

“我会给她买个星球的,”Tony说着。声音嘶哑干涩。“我会赚尽全世界所有的钱,然后我会给她买一个星球,保护好她。”任何事。他的所有。见鬼。现在他要有那么多事情得做了。然后…“你告诉Dummy了吗?”他问。这个念头刚一冒尖,就从那些杂乱的恐慌思绪之间四面八方地炸了出来。Tony眨眨眼,咧开一个笑容。“你告诉他他马上就要当叔叔了吗?”

 

该死的。Dummy马上要成为叔叔了。JARVIS怀孕了。JARVIS要做爸爸了。

 

哦该死的。见鬼。那是不是说Tony将会是……?

 

“没有。先生,”JARVIS温柔地说道,声音中流露着一种幽默,好啦,现在他找回他的幽默了,温和轻柔,干巴巴的,或许还有一点点不同寻常的温暖。“我本来想等到…到我告诉你你将要成为祖父的时候。”在他的沉默中,有一个小小的微笑。“这样看起来更合适,你不觉得吗?”

 

…该死的。哦上帝啊。Tony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了。

 

但是首先。首先。他咬住嘴唇,感觉到他的眼周皮肤无奈地褶皱着,他又一次伸出了手。穿过那些由光线构成的字符,感受着所有那些暗涌的潜力,那些未来的光辉。他伸出手,轻柔地把它们捧在了手心。

 

“JARVIS,”他说,声音之下的某个地方暗藏着抑制不住且带有些许敬畏的笑声。“我的好兄弟。她会是一个美人的。”

 

在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伴随着某些闪耀在他声音里的东西,JARVIS回答道。

 

“是的。先生。我也希望…她会是这样。”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4)
热度(38)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