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授权翻译】【德哈/劳动节福利】Christmas At The Tonks House

 【 五一飙车节  这才是真·福利】

   HP CP大乱炖

 「荤素搭配,才能身体健康」 


授权图:


Christmas At The Tonks House 唐克斯家的圣诞

作者:tealeaf523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1075

分级:NC-17

CP:Drarry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Nana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Calie把科总按在床上

 

概括:Draco暗地里喜欢Harry戴的那顶可怕的帽子……但他可永远不会承认。 

【正文】

哈利知道马尔福在看他。他双手在胸前交叉,耸着肩膀,眼神黏糊糊地胶在哈利身上。看着他用手臂当作秋千,将泰迪高高甩起,然后轻轻地把四岁的蓝发男孩放在一堆积雪上。泰迪笑着大喊:“再来一次,哈利!” 哈利轻而易举地让他再次如愿以偿。

安德洛梅达将他和马尔福双双赶到院子里和泰迪玩,自己却和纳西莎聊了起来。这实在是一次意外的来访——马尔福一家迢迢从威尔特郡过来,十分惊讶地在唐克斯家的圣诞清晨看到了哈利。

“你过得怎么样?”望着泰迪一骨碌跑开,全神贯注地玩起雪来,哈利一边问道,吓得马尔福赶紧打住了自己和哈利的帽子之间明目张胆的瞪眼比赛。

“很好,谢谢,”马尔福最终回答道,“你呢?哪阵风把你吹到安德洛梅达阿姨家来了?“

哈利挑眉,示向头发相衬地变得雪白的小泰迪,“泰迪是我的教子。安德洛梅达在过去几年成为了我家庭中的一员,我倒是挺惊讶在这之前我竟然一直没遇上你,我是说,在其他地方。

马尔福点头,开口前又不由自主地瞟了眼哈利那顶帽子,“对,对。是的,直到一年前,母亲才去恢复了关系。不过我们两个已经见得够多了,记得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戴着这个荒谬的帽子。那是在对角巷,和你的…前女友,是吧?”

愤愤地哼了一声,哈利沉着嗓子咕哝道,“好吧,马尔福,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吧。还有,我的帽子没有那么糟糕。”

“它是紫的。”

 哈利像看着个傻瓜似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你盯着它的原因吗?”

哈利很快看到马尔福的面颊上映上了些鲜亮的色彩,比他平常的肤色看起来健康多了。至少这让裹着墨绿大衣和黑袍的他看起来没那么像在参加葬礼了,倒更像他在势在必得地准备投球的样子。他戴着一个毛茸茸的(如果哈利紧跟时尚的话更应该被称之为丑陋的)帽子。

“看来你对紫色讨厌得不行了?”哈利问道。

“别蠢了,波特。”水准极低的一句反驳。

“德拉科表哥,可以和我一起堆雪人吗?”泰迪问,小手紧紧地抓着马尔福的长袍。马尔福顺从地跟着他踱到了一处更为合适的雪地上,用魔杖在跟前变出各种各样的雪精灵和丛林生物,直让泰迪惊讶地赞美出声。

“装逼,”哈利小声嘟囔道,而马尔福则回以得意一笑,懒洋洋得转着魔杖,而泰迪则开始在他脚边滚起了雪球。可他的笑容和快就淡了下来,没之前那么偷偷摸摸地瞅了哈利一眼,手上的魔杖慢了下来。哈利等着他开口。

“你又过得怎么样?”马尔福终于问了出来,“你看起来…不错——很好,我是说。”

哈利微笑。“谢啦,”他说,一只手难为情的摸着后脑勺,“我已经搬进了我自己的公寓,就在我租的店铺上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烤些蛋糕面包什么的。

“我有听说。”

“德拉科,你得要尝尝哈利做的纸杯蛋糕。简直超——级好吃,”泰迪激动地大声说道。

“这一点上我一点都不怀疑,”马尔福回答。他看着泰迪认真地把雪人的小脑袋滚到另外两个雪球旁边,歪歪斜斜地簇到上头, 马尔福的眼神柔软了起来。哈利微微一笑。马尔福变出一些杂七杂八的物品给泰迪装饰他的雪人,甚至为此捐出了他毛茸茸的帽子。

“快看,这是德拉科!”泰迪在雪人的脸上添上一个歪歪斜斜的笑脸。

马尔福哈哈大笑,“这玩意家伙简直高兴得都不像我了。快点,泰迪,给我加对生气的眉毛。”

泰迪咯咯地笑着,逐渐把这个雪人弄得人不像人,反而更像一个吓人的雪怪。

“好了,”当雪人的面部从一个模糊的笑脸变成一张神经病一样的鬼脸后,马尔福给一切画上了休止符。 

“没好,”泰迪大叫,笑得东倒西歪,“这其实是…斯纳格先生。说他是德拉科好像实在有点太过分了。哈利,对吗?德拉科比这个好太多啦。”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哈利只能看出这个愤怒的雪人和他身前红着脸的高个男人之间唯一的一个相似之处。“当然啦,”他言之凿凿,“唯一的相似点嘛,就是这个帽子。”

哈利的半坦白后出现了一阵短暂的安静,马尔福抱起泰迪挠他痒痒,而泰迪则踢着他的小短腿,用他能有的最快速度蹿回了屋内。

马尔福的目光又回到哈利的帽子上。他们之间再次沉默下来,一声不吭地缓缓往回走去。

“如果你想要这个帽子的话,你完全可以直接问我。我没那么喜欢它,你看起来倒对它一见钟情,我可不想当你们俩之间的电灯泡。”

“别吵,波特,”,马尔福翻了个白眼,反驳道,“我可以听到你的脑细胞拼命组织语言纷纷死亡的声音。”

“噢——噢——噢——真是会说话。”

“我不会死在这顶帽子上的,随便了,”马尔福补充道,而哈利轻声偷笑了起来,“它很衬你眼睛的颜色。”

哈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两人推开大门踏入房内,一阵暖洋洋的,带着木头和烟雾味道的空气迎面扑来。

纳西莎·马尔福一丝不苟地端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茶,“我们改天一定要去他的店里坐一下。德拉科最近总是求我,说下次去对角巷的时候要和他一起到那家店坐坐。他说那里的朗姆酒朱古力苏芙蕾好吃得要命。 

“茜茜阿姨,你要去哪里?“泰迪扒在她的膝上问。

“去波特的蛋糕店啊,小宝贝。你自己也推荐过那里的红丝绒纸杯蛋糕呀!”

哦,马尔福真是充满惊喜。

“但是我说真的,”哈利对气得满脸脸红的马尔福说,“你改天应该过来的。我很愿意跟你聚聚。”

马尔福看向哈利,瞪大了双眼。

“你懂的,如果你有空的话。”

马尔福脱下他的长袍和外套,露出下衬一件浅灰毛衣,暗色长裤。

“你必须得说服我。除非你让我免费试吃你的样品。”

五个人都在休息室稳当下来后,马尔福悄悄地补充了一句,“而且你必须得带上你那顶傻帽子。”

哈利的笑容亮得炫目。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2)
热度(42)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