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牌号(群):460868719,欢迎各位欧美圈小伙伴的加入
 

【授权翻译】【HP/哈德】Silly Games That Only Result In Snogg



嗷嗷嗷翻译组HP系列正式上线,快来领救世主和蛇院王子的小甜饼吧!

授权图:

嗷 嗷 嗷 翻 译 先 锋 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       盗火者

    ┗|`O′|┛ 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0148404/1/Silly-Games-That-Only-Result-In-Snogging

Silly Games That Only Result In Snogging 弄假成真的接吻游戏

作者:digthewriter

分级:T

警告:无

CP: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关系:T

涉及人物: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章节:1章

原文字数:2000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栀子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沱沱

翻译时间:from 2016.02.16-2016.02.17

Summary: The one where Pansy makes up a snogging game, and Draco ends up in the broom closet with Potter.

摘要:德拉科参与了潘西发起的接吻游戏(Snogging Game),于是最终不得不和波特一起呆在扫帚橱里(接吻)。

***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做这个!”德拉科气恼地抱怨。他被潘西按坐在一把非常不舒服的椅子上,而潘西正用眼罩蒙住他的眼睛。

“德拉科,我告诉过你——”

德拉科哀怨的呻吟着,“是的我知道!我打赌输了,所以我现在必须选一个人和他蒙着眼睛接吻!”他气得脸色发白。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输掉了那个极其愚蠢的赌!更糟糕的是,这个周末还是情人节,因此作为他输掉的代价,他必须得参加这个愚蠢的、根本没有意义的接吻游戏。仅仅通过触摸找到一个人并和他接吻——他冷笑着想。

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安静,使得参加者们互相之间听不见其他人。所有输掉了赌注的人都被蒙着眼睛安置在房间的中央。这里的八年级女孩不多,但在德拉科看来,她们好像为这个游戏感到相当兴奋。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德拉科会和其他参加者中的一个握手并向潘西点头或者摇头,而另一个人也会向他的“牵引者”点头或摇头。这听上去显然有点儿愚蠢,而且德拉科甚至都不清楚他选择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和一个女孩接吻——他为这个想法皱了皱眉头。自五年级以来他吻过不少女孩,但自从有一次他输了赌注并和布莱斯接吻以后,他就开始更乐意亲吻男孩了。

第一个和德拉科握手的人坐在他前面。Ta有着长而尖锐的指甲,并且当德拉科“不小心”踢到了Ta的脚时,他感到它十分柔软。总之,出于一些他自己也不太确定的原因,他冲着潘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要这个人。

而第二个和德拉科握手的人则有一双柔软但同时也有点粗糙的手。那双手握住德拉科的手时是那么结实有力。同时,那人的大拇指还大胆而挑逗地轻擦过德拉科的手指。很显然,那人清楚地知道Ta自己想要什么。也许那人也是个想找个男孩的男孩?

德拉科向潘西可能站着的方向肯定的点了点头。

之后德拉科又陆续和另外四个人握了手。但是无论怎么试,那第二双手都是他最喜欢的。第三双手几乎是他的手的两倍大,而第四双则是太干燥了——德拉科可不会忘记保湿的重要性。于是当最后一个人过去的时候德拉科失去了兴趣。他坐在了第二双手的主人身边,希望那人也会想要“认识”他。

潘西稍微模糊了一点游戏规则,毕竟她是这个游戏实际上的发起者和主导者。她告诉德拉科,如果他选中了什么人而那个人也只选中了他,那他们将会在扫帚橱里单独呆上五分钟;不过如果他同时看中了两个也选择了他的人,那么他可以从这两个人中再选一次。反之亦然。

由于多种原因,德拉科感到有些紧张。要是那双轻佻的手的主人——他现在可以确定那是个男孩——没有选择他呢?毕竟如果最终没有人选择和德拉科接吻的话,他就会面临更糟糕的惩罚,而他根本无法想象“更糟”会有多糟。.

没过多久,他感到潘西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引着他站起来。她领着他穿过门厅向下走,随后终于摘下了他的眼罩。

“那是谁?”德拉科慌忙的问。

“你会看到的。”她咧嘴一笑。德拉科皱着眉头沉下了脸。

“是个女孩?”他问,同时努力试图隐藏声音里的紧张。她摇了摇头,然后把他推进扫帚橱。德拉科感到了一丝心安,他略微放松的舒了口气。和一个男孩接吻倒也不是太糟,他在心里祈祷着。

德拉科耐心地等了几分钟,然后他听到扫帚橱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他立刻起身并压了压他的长袍。出乎意料的,超出他所能想象的所有人,波特走了进来。他甚至都不知道波特也在“玩”这个游戏,而这倒让他有些好奇波特输了和潘西打的什么赌了。

“嗨。”波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这让德拉科更好奇了。

“波特。你在这干什么?”

“和你一样,我猜,”波特回答,“我正和赫敏一块学习而且我相当确定我能比她先完成作业——显然我错了。”

“你输了就是因为没能完成作业?”德拉科无法抑制地表示了他的嘲笑。

“那你又是因为什么输了?!”波特几乎咆哮着问。

德拉科又一次气恼的呻吟,“这不重要。”

“不!快告诉我!”波特挑衅的问,“我想知道你又是犯了什么比我的更有价值的错?”

 “不波特!现在停止再问这个!”德拉科厉声说道。

“好吧,”波特摊了摊手,“那么,嗯……”他摩挲着他的后颈,“那我想我们现在就该接吻——”

“等等,你想要这么做?”德拉科惊讶。

“Well,我们确实是选中了对方——”

“没错,但那是在我知道我究竟选择了谁之前。”

波特耸了耸肩,环视着狭小的扫帚橱,看上去有点尴尬。

“所以你真的想要这样?”

“我没说过我不想。”波特向前一步靠近了德拉科,德拉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然后便被逼进了墙角。

“波特——”

“你的话太多了,马尔福,”波特低声说,同时倾身吻住了德拉科。他缓缓把自己的嘴唇压上德拉科的唇瓣,直到感觉到德拉科回吻了过来。他的嘴唇是那么柔软,而非德拉科想象中的那样糟糕。不知不觉间波特已经紧紧压在德拉科的身上,手抚上了德拉科的臀部。

德拉科感到窒息,不是因为波特正压着他,而是他感到他实际上十分享受这个吻。他已经差不多有两年没有亲吻过什么人了,而如果不去想他是波特的话,他看上去并不糟糕——事实上很不赖——亲上去也是。

当德拉科把舌头挤进波特嘴里时,波特发出一声呻吟。情不自禁地,德拉科的舌头轻柔地推挤着波特的,同时抓上了波特的臀部。这使得这个吻愈发狂热。波特的手流连在德拉科的发间,德拉科的手则顺势按压着波特的臀部。他们的挺立隔着裤子互相摩挲着,而德拉科十分确定如果他们就这样继续下去,他一定会直接在他的裤子里射出来。

扫帚橱的门突然被猛地拉开。“嘿,格兰杰,我可以确定的说他们没有杀死对方。”德拉科从潘西的声音中被彻底惊醒,他抬起头,几乎推开波特。

格兰杰和潘西站在门口,睁大眼睛盯着他们。

德拉科感到他的脸烧了起来,他推开波特和两个女孩,径直跑向他的房间。他不确定是不是听到波特在喊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回头。他尴尬的没法让波特或任何其他的格兰芬多看到他的脸。

***

第二天,德拉科从弥漫着一大束玫瑰散发的香气的房间中醒来。这天是个周日,所以他不慌不忙地在布莱斯和高尔的陪同下前往礼堂。他料想在他们的包围下应该不会有人试图同他对话。

他注意到波特在格兰芬多长桌旁,但德拉科选择忽视他。他快速的用完了早餐,然后几乎是跑着回了寝室。他到底在害怕什么?他不明白。

这天晚上,他又收到了一大束玫瑰。

德拉科持续无视了波特一个礼拜,而波特看上去也保持了他们的距离。除了他每个早上和晚上都会寄给德拉科一束花。德拉科不明白。难道波特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止吗?

终于,波特在占星塔附近堵住了落单的德拉科。

“马尔福,”波特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使得德拉科加快了脚步。“马尔福!现在停下来,不然我会向你施咒并让它看上去像是个意外。”

 

“呵,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德拉科反击道。然而当他转身看到波特脸上露出的悔恨时他几乎立刻为刚才的话后悔了。

“是我罪有应得,”波特回道,“我永远不会奢望你的原谅——”

“你没必要这样。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儿了而且,嗯—我都快忘了这事儿整整一年了。”

“好吧,”波特点点头。德拉科有些困惑的看着他。波特想要什么?“你有没有微笑过?”

德拉科皱起了眉头。

“好吧,这好像造成了相反的效果啊,”波特轻笑着说。他是在和德拉科调情吗?

“你想要什么,波特?”

“一个字?”波特回问,德拉科点了点头。“吻。”德拉科的脸一下子红了。“两个字:约会。”他补充道。

“我要你停止给我寄玫瑰。”德拉科回道,强迫自己无视波特的要求。

“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在嘲笑我,说我像个女孩。”

“那么,我要你停止躲着我,”波特要求道,“然后给我一个微笑,那么我就停止送花。”德拉科为此挑了挑眉毛。“一个真正的微笑,一个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笑。”波特咧嘴笑着,而德拉科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真心实意的,就像是你对待那个吻。”

德拉科轻咬自己的脸颊内侧,希望能阻止自己的脸红。并阻止自己露出微笑。波特向前一步靠近了德拉科。梅林啊,破特一定是疯了!“为什么,”德拉科问,“为什么你想要我微笑?”

“因为我曾见过。我曾见过你真心的微笑。而我是那样想念它。” 波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贴在了德拉科身上。德拉科感到周围的空气凝滞了。“因为,一个微笑比一束玫瑰更美。你的微笑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波特,我不明—”

然后波特吻住了他,而德拉科放任了这个吻。这次德拉科更快的回吻了回去。他几乎没法保持自己。

“所以你会和我出去约会?”波特问。

“和你约会?”

“去霍格莫德。一个合适的约会。要么你和我一起在格兰芬多长桌吃午饭。”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

“这个嘛,我实在是不能坐在斯莱特林长桌…”

“为什么不?”德拉科挑起一边的眉毛,感到有点被冒犯了。

“好吧,那好。那我就和你一起坐在斯莱特林长桌好啦。”

“波特,你刚刚—”

“简直就像个斯莱特林,我知道。”波特露齿一笑,看上去更加心满意足。

“你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德拉科回敬。他们开始往远离占星塔的方向走去,而德拉科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儿。不过,波特一直握着他的手,而德拉科对此毫无异议。他的大拇指擦过波特的指间,并回忆起当初他们在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第一次触碰对方。

“怎么了?莫非和一个斯莱特林约会需要什么特殊的仪式吗?”波特调笑着说,“我不会对此感到过多惊讶的。”

德拉科略微地耸了耸肩。

他们现在位于波特发现德拉科的门厅的出口处,而大厅里空无一人,于是波特把德拉科拉近并又给了他一个吻。“你能告诉我点事吗?”波特问,而德拉科在他们紧贴着的嘴唇和裤子间点了点头。“那么你到底是输掉了什么赌?”

德拉科摇着他的头,“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他坚定地告诉他。

“好吧,那我就得把你带到床上去咯~”

“这根本没什么意义!”德拉科难以置信的看着波特。

波特得意地傻笑着,而德拉科翻了翻眼睛。“那么,去床上,或者告诉我,二选一。” 

“好,”德拉科说,然后一把把波特拽进了他的房间。他绝不会告诉他的。毕竟,和波特来一场完美的性爱可比告诉波特自己那个丢脸的故事强太多了。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贴吧:http://tieba.baidu.com/f?kw=嗷嗷嗷翻译&fr=home&fp=0&ie=utf-8

新浪微博网页版:http://weibo.com/aofanyi

新浪微博手机版:http://weibo.cn/aofanyi

长期招收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授权申请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评论(8)
热度(131)
  1. 栀子糖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O^/欢迎小伙伴儿们一起来玩耍嗷(≧3≦)!!!!第一篇文一定要来mark一下(^3^)【...
  2. 花衣魔笛手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 Powered by LOFTER